2010年6月25日星期五

長毛係冇錯架,因為...

生老病死,人生必經,咁華叔都生緊肺癌喇,唔爭在上埋腦咯,好近啫,過條馬路咁上下咋嘛 ...

又因為,華叔都係資深政客喇,做得政客,唔係人插你就你插人,叻嘅咪插番長毛咯,佢咁愛泡,話佢愛滋上腦都得架 ...

又或者,出黎行,遲早要還,華叔夠咒罵共產黨同變相公投班人喇,依家俾人咒番,都無得介意個咯,骨聲吞咗佢喇 ...

又直情,咒華叔係唔會令佢死亡嘅,所以你班友投訴乜啫,正如咸虫話走去影人裙底都唔會令個女仔死亡喇,犯乜法啫 ...

又真係,長毛好公道架,所以你兜口兜面咒佢屋企嘅老人家生睪丸癌乳癌都冇所謂,話吓咋嘛,又唔會真係死嘅,啲老人家唔會嬲架 ...

所以長毛係清白嘅,係偉大嘅,係神聖嘅,你班友嘈乜啫?
.

13 則留言:

Armadillo 說...

要講民主,首先要相信人人平等。

早排有某愛國報女記者俾長毛鬧係狗,都唔見有人幫佢出頭。今次華叔又係俾長毛鬧,就有咁多扮民政客出嚟幫佢討回公道。唔通女記者真係一隻共狗,唔係人,所以唔需要同佢講平等?非也,結論係:

喺香港呢個禽獸樂園,所有飛禽走獸都係平等嘅,只係有飛禽走獸比較平等啫。

詩白爾 說...

校長,你咁激有咩用?

無必要同你o既敵人一般見識啊。

laulong 說...

Armedillo:

>>所有飛禽走獸都係平等嘅,只係有飛禽走獸比較平等啫...

我諗起動物農莊。哩班友話還政於民,真係笑死人,民主就係人民授權,還乜政啫!仲有還俾边個啫?哩班廢契?可以做到乜吖!

長毛哩隻狗,不忠不敬不仁不義,係香港政治生態圈至有咁嘅不該,真係可悲!




詩白爾:

我最憎人惡待老人家。何況華叔患癌,長毛就話佢癌上腦,係好惡毒架!即係光頭佬俾人笑光頭,殘障俾人話盲精啞毒跛陰濕一样。講出黎,就係其心足誅!

Madamoiselle Petite*婉兒 說...

喔,劉老師重開了留言了呢!

我和爸爸偶爾也會聽商業電台的節目,聽到長毛這麼一句,真的很過分,如果他們一天能夠掌權,真不能想像究竟香港會變成什麼樣子?

laulong 說...

係呀,婉兒,仁者愛人,對一個曾是朋友的老人家尚且如此惡毒,你還渴望他可以做些甚麼?

這班人,眉眼猙獰,面目可憎,根本就是妖孽!

HollyCow 說...

朗朗:你笑死牛牛啦!我已停止看他们了!太過无知无聊不知所谓!

laulong 說...

牛牛:

離棄佢地就好。有朝一日老了的長毛患癌,正在同癌魔搏鬥,佢憂心忡忡嘅時候,有人咒佢癌症上腦,不知佢又會點諗。

Ebenezer 說...

佢地一向嘅行事為人作風,豈唔係同行蠱惑冇分別咩?!所以,用番蠱惑仔思維去睇呢件事,真係其實冇乜大不了。

laulong 說...

Ebenezer:

咁就正係黑社會入侵立法會,毫不尊貴的三個爛鬼!

佛爺 說...

為何不開拍套戲,叫「流氓議員」?

laulong 說...

haha, 「爛鬼議員」也啱,有啲我都噏唔出口,總之就是千不該,萬不該的垃圾議員!

肥貓 說...

點解唔見我昨日既留言?

唔緊要再留過 ...... 大意是....

如果只看這鬼馬文字, 我還以為是篤篤篤撐寫.

這件事其實也有好處, 讓人看清梁生的為人和品格, 只不過我覺得沒品的議員似乎現在越來越多.

laulong 說...

冇呀,貓姐,見唔到你尋日嘅留言,可能喺傳送時出咗毛病。

人在做,天在看,社會也在看。雖然說愈來愈多人不喜歡他們,但在比例代表制之下,他們是永遠有足夠票數入局的。很可悲,但香港就是有這樣的選民。所以我從來都說,香港民主的氛圍未成熟呀!

至於文字,kekee, 我同篤篤一擔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