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9日星期二

教授,你們的中文有點爛

.
我的中文不算好,但還有資格指出別人錯處的,正如一個不算漂亮的女生,也可以批評一些港姐參選人樣子平凡甚至醜陋一樣。

陳韜文、鍾庭耀、李立峰三位學者在明報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目是「六四記憶如何薪火相傳」,我邊看邊搖頭,怎麼記憶都可以薪火相傳的呢?

是我們把曾經出現在我們眼前,然後變成回憶的一些事物與情狀,按一個鈕,就輸入青少年,甚至兒童的腦海裏?

姑勿論對六四的評斷如何,但記憶確是不可傳承的。未經歴六四的青少年和兒童不可能有相關記憶,他們只能知道一些長輩怎樣看六四,甚至怎樣堅持平反六四,卻沒有六四的經歷與 回憶。

這樣說好嗎:「平反六四精神如何薪火相傳?」

其實中文好不好絕不是修辭優與劣的問題,語文反映思維的深度和準確度,幾位大教授這方面就是有了瑕疵。

當然,我能因此說他們不是大學者大教授嗎?
.

10 則留言:

Ingrid 說...

教授們好有型阿!

又,誇張講句:冇用“傳宗接代”咪算偷笑

laulong 說...

Ingrid:

唔止架,佢地仲有個表,叫:「不同渠道對青年人初次認識六四的重要性」。

我睇咗一陣至明佢地講乜。

篤篤篤撐 說...

我剛剛仲想寫篇野笑下d大學教授的中文水平
比你快左一步tim

laulong 說...

Kaka, 唔緊要,齊齊寫!

多啲人指出班教授嘅疏漏,係佢地福氣!

laulong 說...

仲有,尋晚智利輸三粒,我認衰咯,我諗住佢地輸一粒咋!

Desertfox 說...

买咗几多?

佛爺 說...

校長:

係喎!講起「五四運動」,都係講「五四精神」,無人講「五四記憶」的。果三位教授,食「紙」大架?嘻嘻!

laulong 說...

Desert:

我玩好細咋,買咗半百,同我年齡一樣。



佛爺:

kakaa, 佢地真係食「紙」大架,睇書即係睇紙,咁啃書咪即係啃紙咯!

Armadillo 說...

怪事度度有,香港特別多。睇嚟「回憶」已經有咗新嘅定義,唔需要親身經歷過都算係。好係八九十後𡃁仔𡃁妹竟然會誓死保衛一幾十年前嘅「集體回憶」,你話怪無怪?

laulong 說...

>>啲八九+後o靚仔o靚妹誓死保衛幾十年前嘅「集體回憶」...

Armadillo, 我咪係 Au 晒頭咯,好似利東街,我喺灣仔住左幾+年,連我結婚啲帖都喺嗰度印,我都冇乜感覺要保留,但那班大帝就要生要死,搞到我好似好冷血咁!

其實班友都喺揾啲嘢做吓去證明自己存在啫,但社會就俾佢地啲一己之私搞到家無寧日,發展滯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