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8日星期六

花後虫

貼過了花,來兩張虫照。

蜻蜓我是拍過不少的,但這類昆虫靈動得很,我的低階相機長焦有限,到現在還沒有拍過一張滿意的。

這蜻蜓在杭州西泠橋外拍,站在堤岸上,只能把瀲灧的水色為背景,美麗的暈化是做不到的了。





至於這金牛甲蟲,是在莾山拍的。我在大峽谷的亭子休息時,看見條凳上有個香煙盒,隨手拿起,打開後竟爬出了這蟲,嚇了我一跳。定神後,見這虫的形態頗美,在牠木地板上爬動時,拍了幾張照,接著拿葉片把牠承起,送回草叢去了。

.

15 則留言:

Ebenezer 說...

在香港見過有專門店發售貌似下圖那種甲蟲,想價值也不低吧,校長,你可能走寶喇^^

laulong 說...

haha, 我都知香港有人養呀,但若帶番香港,可能未過關就死鬼咗,咁我咪做咗殺虫兇手?哇,我唔想做兇手呀!

the8 說...

放牠回大自然是再正確了沒有!

記一優點先!

laulong 說...

kaka, 多謝 Miss !

佛爺 說...

我以前用氣槍射殺過好多蜻蜓,從來無拍過照,現在回想起來真係衰。

Coffee n Tea 說...

我暑假去粵北時,又係在樹林偶然見到一隻類似的甲蟲,我當時童心大發捉咗隻嘢走,我真係諗住帶回香港架!後來在返深圳途中,見佢好似少了生氣,我驚我會錯手扼殺了一條小生命,所以趁停車外出鬆動下手腳時,我將佢放回大自然了,然後我很.內.疚!!!!

(我好似有影過張相,等我搵下睇有冇。)

Armadillo 說...

校長,隻蜻蜓影得幾令喎,成張相仲好有畫意添!蜻蜓呢家,我真係一次都影唔到,次次都係未行到埋去就已經飛走咗。

laulong 說...

佛爺:

兒時的頑皮,誰沒有呢?到今天,你早已是放下氣槍,立地成佛了,不是嗎?




Coffee:

放生了就好。生有時,死有時,任牠自然而住就是了。




Armadillo:

祟基運動場每到秋來,都是蜻蜓飛舞,但都難拍。你試試去德福,露天蓮池常有紅尾蜻蜓,伏在花冠不去,近攝比較容易 :)

HoLLyCoW 說...

很喜歡蜻蜓那張,有「清、淡、靜」的意境。

HoLLyCoW 說...

彿爺,用氣槍射殺蜻蜓,你好恨!小心佢地番離報「因」!

laulong 說...

「清、淡、靜」...

牛牛,你令我的照片增值了,謝謝!

自由行 說...

你同姐姐一樣, 喜歡影昆蟲....hehe

laulong 說...

小行:

姐姐是專家,比我高很多很多倍呀,這方面,我仿如小童。

Carrie 說...

喜歡第一張有「靜中帶動,動中帶靜」的感覺。

至於蟲.....巧驚驚....

laulong 說...

Carrie:

係呀,水面是洸動的,就因此有靜與動的對比了。

至於那虫,我也不敢放在手上呢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