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9日星期四

危險二分法

.
讀大學時,修讀了一些哲學系科目,有幸聆聽李天命、何秀煌、陳特、劉昌元各位老師的課。我生性魯鈍,學不到老師們的精粹,但出來工作後,印證漸多,也漸能體會老師的卓見。

其中老師給我的一項重要啓發,就是看世界事物,絕不能用簡單的二分法,對於認知及判斷,這絕對是危險的,是可以造成重大思考失誤與缺陷的。

最近的菲律賓人質事件,在港人同聲悲慟之際,媒體上卻有人借一些虛假的論據,說特區與中央政府都要負上人質死亡的責任。面對這些歪曲冷血的誣衊我自然是不辭撻伐的。在討論的過程中,有人見我為特區及中央政府說話,便以為我是建制派,甚至是所謂的「土共」,更以為我以葉劉淑儀馬首是瞻。

這就是很明顯的危險二分法。世界不是只有黑白兩色,自然也不是非黑即白,非白即黑,這中間還有灰色,而且有不同層次的灰。

事情討論,必須就理據分析,而不是簡單地把反對自己說法的就看成一貫敵人,想象對方一定有相關背景,對方議論一定偏頗。很遺憾,我的對手就犯了這樣的低級錯誤,結果當然是不能客觀及理性思考了。

其實葉劉又算是甚麽呢?我雖卑微,但很多人我還是看不上眼的。
.
.
.
當年今日:溫總上課
.

12 則留言:

佛爺 說...

校長:

我明白你的對手的思維方法。

即係咁,果班友去到海灘,見到有性感惹火鬼妹,裸露上身,只穿比堅尼泳褲,仰臥日光浴,就會問:「點解男人嘅胸會咁脹大同豐滿嘅?」

因為佢地嘅二分法思維,認為可以在沙灘裸露上身日光浴嘅,就一定係男人囉!

靜靜雞話你知呀!我係泰國啲海灘,都見過好多波濤洶湧的「男人」,躺臥曬太陽呀!佢地嘅男伴,仲同佢地影相添呀!

我又用二分法思維去諗:原來沙灘上有啲男性基民,另一半的胸口,一定有兩個大波波架!嘻嘻!

laulong 說...

哈哈,佛爺,果班友就係咁咯,我就唔會喇,我會一路睇,一路話好危險呀好危險呀...

自由行 說...

好多人都在此事上"抽水"就真.
如果真係咁易分, 我想呢個世界會和平好多.

laulong 說...

就係。啲人抽水抽得好狼,可見這些靠文字吃飯的人其實都好鬼醜陋!

肥貓 說...

laulong,

自由說得對如果樣樣事都只有黑白之分, 這世界會多好.

>> 有人見我為特區及中央政府說話,便以為我是建制派,甚至是所謂的「土共」

如果解釋過佢地都係要咁諗都無法, 只要y道理在你這邊 "雖千萬人吾往矣".

篤篤篤撐 說...

我都有上何秀煌的introduction to logic !!!

師~~~兄~~~~

Coffee n Tea 說...

以前係「槍桿子裏出政權」,如今係筆桿子裏出「道理」嘛!

laulong 說...

貓姐:

道理昭昭,可惜的是那些無知寫手,完全無視,只知反對自己就是土共,卻不知道自己立論推論的錯。




篤篤:

我哩個師兄太不才喇,老師們所教的我掌握太少,實在有辱師門。




Coffee:

那些是文化爛仔。黑社會爛仔影響有限,但文化爛仔卻影響深遠!

Ebenezer 說...

其實,佢地係唔係要去上下art think,或者起碼通識科再培訓吓呢?

laulong 說...

Eben:

我也明白他們的思想死穴。老槍手就直接受過以前 (係以前) 共產黨的虧,小槍手就應該係佢嘅長輩受過以前 (係以前) 共產黨的虧,所以骨子裏有先天的恨。這盲點令他們不能理性思考,變成了盲毛。結果是你要他們再培訓,佢地都唔會聽。

好悲哀,諗落都有啲可憐。

Quality Alchemist 說...

我都很喜歡讀李天命的書, 只是資質有限, 看完一次不能融匯貫通. (有時間我會再看一次 - 全部)
我最常用的是四不架構如下:
不一致的謬誤
不相干的謬誤
不充分的謬誤
不當預設的謬誤

laulong 說...

QA:

李天命老師的語理分析是殿堂,對人生理解也透徹。我也該再重讀他的作品,以聆教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