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30日星期四

消失了那尾魚

學校訓導處的那邊有個厠所,不大,只兩個厠格,也沒有分男用女用。若要方便,關上最外邊的門就是了。

人總是要擁有很多東西才覺滿足的,訓導處那邊的老師、工友都愛煑弄食物,碗碟器皿雜物不少,擺的沒處放了,竟拉了個鋼書架就放到厠所去。再加上那邊工友喜歡栽種,厠所放了些盆栽,另外還有一個小魚缸。結果厠所就不太像厠所了。

那魚缸真的細小,一尺許乘半尺多左右罷,裏面養了一尾魚,白色的,毫不起眼。每次我入厠所,都會看見牠在狹小的空間,無意識地擺動魚鰭和魚尾,圓圓的魚眼像看著我,又不像看著我。我背著牠洗手,只一個人的空間後邊還是有一條生命在蠢動。

聽那邊的老師說,這尾魚未長大的時候原本是用來餵飼觀賞魚的,怎知整群小魚被吃光了就只剩這條倖存,老師不忍了就拿回來養,轉眼間就有半隻手掌大了。

一條不起眼的魚,一個這樣狹小的魚缸,卻給了這細小的空間生命力。

直至中秋假後,再到這厠所時,卻見那魚缸空了。原來那尾魚在假期裏跳出來,掉到地上乾死了。一切合該有事,若不是長假,若在日間跳出來牠可會被發現救回呢!

這魚,不死在魚口,卻在細小的缸裏被幽禁,苟活了好一段時間,但最後還是死於非命,是失多還是得多了?

這幾天去到厠所,洗手時還感到背後那魚還在,還一樣的用那無意識的眼望著我。當然,那只是一種我悲憐的想象!
.
.
.
去年今日:剃或留
.

17 則留言:

Ingrid 說...

人可能比魚好一點,離開了合適的生存環境,尚且能掙扎求存,可魚一旦離開了水,就是乾死無疑

Armadillo 說...

地球上所有生命體都只是微不足道的過客,生死自有天命。壽夭的分別,在時間的洪流裏也只是滄海一粟而已。

HoLLyCoW 說...

"魚"是死於非命,他跳不跳,一天,也會一樣死於非命!

一個可愛的小分享。這就是為什麼我一直相信命運,要顺其自然!
如果是你的,永遠是你的,不能躲避,不能跳,不能飛!只有堅強地面對!

嘿嘿 說...

好文!

原来世间也会有无奈的偷窥鱼!哈哈哈~~~


肥貓 說...

換個角度看, 對魚來說可能是一種解脫, 牠終於離開了這個細小的空間, 不再被幽禁了.

佛爺 說...

校長:

「是失多還是得多了?」

這幾年我失去了很多,但卻得了不少人生體會,看透了不少在自己身邊發生的人和事。

我覺得失去,總有得著!

Quality Alchemist 說...

小魚原來是烈士, 竟懂得"不自由,毋寧死".

laulong 說...

Ingrid:

是以古人說「相濡以沫」。水之於魚太重要了,存乎生死。然而人呢?身尚可存,但缺乏情感潤澤,則心如死灰了。




Armadillo:

說得對,壽夭的分別,在時間的洪流裏也只是滄海一粟。能以此觀照生命,就可逍遙於現世了。




牛牛:

命運如水,生命如浮,水揚則升,水沉則降,為之淑世,為之與世推移!




嘿嘿:

哈哈,偷窺魚,我倒希望有美人偷窺於我 ^^

laulong 說...

貓姐:

我也這樣想,那空間太狹小了,是很不人道的幽禁。




佛爺:

得之非福,失之非禍。困逆,我從來當是滋養,這點我跟你有相同的體會。




QA:

小魚真可說是活得不耐煩了,但怎能耐煩呢?如此狹窄的水天地!

C.M. 說...

魚死人在,不勝唏噓

C.M. 說...

回望故人,恍如昨日

Ebenezer 說...

可能條魚覺得,與其要日日睇住你地痾尿,不如死咗好過呢?!

laulong 說...

CM:

嗯,這是萬物有情之謂也。




Ebenezer:

haha, 個厠所唔係淨係麻甩佬用架,仲有女老師。不過我都唔知條魚公定乸,好難講佢鍾唔鍾意 :p

HollyCow 說...

哈哈!笑死,條魚當然係公啦!好色嘛,係乸早就自盡啦!

laulong 說...

牛牛,係乸早就自盡?有冇攪錯?除咗我之外,訓導處嗰邊個個男士都好英架,條魚邊會想死呢?

咁...若果佢真係乸嘅,唔通真係我令佢頂唔順?

嘿嘿 說...

也有可能是中性的哦!统统都来!嘿嘿嘿~

laulong 說...

kakaka, 即係萬能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