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4日星期二

因 Eben 的校花而思

.
Eben 的 校花 ,讓我也想起了很多東西,我們都有一樣的 遺落之思


.

.
.
.
.去年今日:落花生
.

52 則留言:

Ebenezer 說...

Oh! 你心中的影子,小小的天使!!

做乜坐到彈開晒啫?咁見外做乜?

laulong 說...

kaka, 做緊嘢,遲啲答。

HoLLyCoW 說...

Ebenezer, 硬係咁都要問!校長怕坐得太埋会冲动囉!

朗朗,你好黑人憎,两星期前才收到有人送隻「旧夢不须記」给牛牛聽,跟住又送隻「但願人長久」。你係要灑鹽落我傷口!

係咪人過50先会讲呢D衰野架?做乜唔記,不须記就唔会今時今日仲攞番張相出哩甜蜜蜜啦!!!呸!

肥貓 說...

laulong,

個女仔有d似菜菜子(日本嗰個).

你同ebenezer做咩, 兩個一齊回首前塵呀!

篤篤篤撐 說...

做乜坐到彈開晒啫?>>>>心裡有鬼lor, 一睇就知校長當時"發發聲"。

校長, 果然識貨wor~~~

篤篤篤撐 說...

OH,睇漏左, 係情侶裝 !!!!

詩白爾 說...

Ocamp來的?
:O

佛爺 說...

校長:

你應該用photoshop,將個女仔移埋身吖嘛!嘻嘻!

Coffee n Tea 說...

>>做乜唔記,不须記就唔会今時今日仲攞番張相出哩甜蜜蜜啦!!!x 2

哈哈!咪就係!記到實一實!

the8 說...

>> 你同ebenezer做咩, 兩個一齊回首前塵呀!

咪就係囉! 攪到我呢啲校瓜黯然消魂添!

laulong 說...

Eben:

就係有嘢至坐得開嘛,你睇佢仲坐得近隔離嗰個同學。唉,嗰陣個心卟卟跳呀!




牛牛:

乜比你講中晒,見到自己心儀嘅,我會發燒口震又腳痺。

至於有人送兩隻歌俾你我真係唔知嘛。

其實點會唔記吖,記數字我白痴,記哩的就好叻,唔係退休後流流長有乜好做喎!




貓姐:

其實佢個樣好古典美,我時常形住,佢一定係上天謫下來的,嗰年坐近佢,成年都係享受呀!

Eben 就仲係壯年,我就對酒當歌,人生幾何咯,唔想當年,好無聊賴啫。




篤篤:

我心都震埋呀真係。都唔知點解,我中四開始去 P, 識女仔唔少,但對住佢,我直頭不知所措。

嗰件係學校 PE 衫,情侶裝,我多想呢!

laulong 說...

小爾:

唔係O camp, 但 O Camp 我都同佢一齊架,大家都喺崇基。但一入大學,我就判咗死刑喇。嗚,如果大家都唔入,可能仲有的機。




佛爺:

我可以用 Photoshop key 佢個嘴過來嗎?唉,我曾經多想。




Coffee:

冇記得實一實,少少實喇,Eben 唔講校花,我都唔想起咯。

可能未正式開始過,反而有一種無傷無陷之美。




the8:

喂,你乜係校瓜呀?你對表哥如此體貼,我覺得你才是男人最該愛的女人,表哥真有福氣!

Ebenezer 說...

校長,我諗住寫多幾篇靚女系列,幫你發掘番晒嗰D深層次思憶出嚟,好唔好?

Armadillo 說...

中大校花?我好似冇見過喎。咁靚女,如果見過應該會有印象!

laulong 說...

Eben:

我邊得咁多靚女喎,我知道你嗰邊寫緊呀,但我真係冇....




Armadillo:

冇人封佢係架,我讀個幾年中大係有啲靚女,不過就冇人封過甚麼校花。

倒是我覺得她真的靚。佢冇乜參加活動,印象裏只參加系際混聲咯,可能咁冇印象掛。

詩白爾 說...

Ebenzener:不如搞個「靚女週」,齊齊寫啦!

laulong 說...

小爾:

整整吓啲女 blogger 搞個「靚仔週」,雖然我地會無乜癮,但會精采架!

小爾,你寫先喇,我期待吖!

Ebenezer 說...

小爾,你寫先喇,我期待吖!X2

小丁 siuding 說...

我都想要個件情侶 T :P

laulong 說...

小丁:

係情侶 T 就好,可惜唔係呢!

話時話,我咁大個人都未著過情侶 T 呢 :(

小丁 siuding 說...

或者你著過但係你唔記得呢~

laulong 說...

我後生拍拖時未興哩家野架。到我幾廿歲再著就會俾人笑喇!

一於著情侶睡衣,甚至情侶內衣,正呀!

詩白爾 說...

校長,你會唔會偷雞拎黎做「生命教育」課架?我驚俾你D學生笑。

laulong 說...

kaka, 梗唔會喇,我係一個絕對忠誠嘅人,擔乜嘢都唔偷食架!

小丁 siuding 說...

唔係喎, 情侶裝應該係舊時興過而家喎...

laulong 說...

諗落我都有啲抵死。

倩侶裝70 年代該未興,80年代後期開始罷,嗰時我個拖都拍咗好耐咯,想走想飛都難(我講我同佢都係),咁佢冇要求我咪冇買咯!

小丁 siuding 說...

你呢張相已經有啦, 情侶裝唔一定係情侶先著架麻. 而且... 你暗暗想成為情侶啦,
完全夾晒個theme ~

小丁 siuding 說...

即係 就算做唔成情侶, 都有一齊著過情侶裝. ^o^ 呵呵

laulong 說...

小丁:

咁我又唔否定佢都有諗過我嘅,唔係點會有「鳳凰山下雨初晴」嘅贈詞呢?

嗚,情侶我地真係未做過,但佢俾咗我太多懸念與想象。佢豐富了我十八九歲時的歲月,她是值得我去懷念的。

Coffee n Tea 說...

真係唔抵得你哋係度吹捧靚女!知唔知會趕客架!哼!(講我自己)

laulong 說...

我知架,Coffee, 我有時睇到女 blogger 寫男友怎樣怎樣都覺得冇乜癮架,不過我講緊嘅係過去式咯,人而能重情好過人而去寡情,去弄情。

the8 說...

>> 知唔知會趕客架!哼!(講我自己 x 2)

校長,我呢種無外在美唯有盡量將啲內在美有咁多揚咁多,否則係啲校花(s)前面,咪講表哥,表叔表伯都無我份呀!

laulong 說...

the8:

最近不知在那裏讀到 (其實係老生常談),肉身係會老朽嘅,心靈則可以保持,甚至愈來愈美。

好些人,我是愈看愈美的。

我不愛軀殼很美的明星,甚至無視他們,因為我知道他們的華美軀殼下,往往是無知甚至很不堪的靈魂。

我母親很老了,甚至佝僂,步履為艱,但我覺得她很美,我看著她就滿心歡喜。

你對表哥很愛,你也就是他心中的最美!

Coffee n Tea 說...

the8︰

開始頒發安慰獎喇! :p

laulong 說...

哎吔, Coffee, 你咪咁喇,我講真架!

Ebenezer 說...

Coffee n Tea & the8

妳實在太誤會我地喇,我地又點會係D以貌取人咁膚濺嘅人呢?

妳睇清楚我篇“校花“,妳睇唔出我係批判緊果D空有外在美,而冇內在美嘅女子,係冇咩好結局,唔得人鐘意嘅咩?

妳又睇下我篇“暫時情人“,妳睇唔到我唔會一見靚女就追咩?

最得男人心嘅,梗係妳地D賢德嘅女子啦^^

HoLLyCoW 說...

哈哈,笑死啦!你當然不知有人送兩隻歌啦。今晚再寫!

從現在起,任何人都不應唱這「旧夢不须記」!!!!

"我可以用 Photoshop key 佢個嘴過來嗎?唉,我曾經多想。"
Give me some time, let me do this for you!

Coffee n Tea 說...

Eben︰

係你度覆咗你了!

laulong 說...

牛牛:

我哩首歌好鍾意呢 :(

我最多匿埋唱咯!

我幫我搞相,好呀!

the8 說...

Coffee: 我哋呢啲甘草唔死一定有機會拎『榮耀大獎』,呢個道理我明白了再沒有!

校長: 因為有愛便會令你愛的或愛你的變美。

Ebenezer: 明咖明咖,我飲恨自己這等貨色無機借啲易會捉實型男的手之嘛!

laulong 說...

>>因為有愛便會令你愛的或愛你的變美。

真的。那種美超越一切,是真正的大美。


捉型男之手總不及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才是人世間最永恆的相握!

巴黎旅客 Voyageuse de Paris 說...

曾幾何時,我們看見他/她而怦然心動....怎能忘記。
校長,聽聞你有許多紅顏知己。

laulong 說...

巴黎:

怎會多呢?如有,都是她們給我的眷顧。

Ebenezer 說...

校長 & the8:

咪鬼笑我啦,型乜鬼?我只係擋箭牌一個,係俾人隨手執嚟用吓嘅功具:(

肥貓 說...

laulong,

只看你和留言者的對答也覺得有趣, 有時好鬼馬, 有時好正經, 你覆the8那段又忽然好正襟危坐, 我想你教書應該都好 "正"!!

laulong 說...

Eben:

咁又一定唔會隨手執喇,女生當然有佢嘅睇法,鳳凰無寶不落嘛!




貓姐:

我鍾意同啲學生講笑,不過我一開始一定很嚴肅很惡,咁多年來都冇乜邊個學生唔卸我,連之前我提嗰個 SEN 都怕我。

我...真係好鬼惡架!

自由行 說...

校長:

即係 就算做唔成情侶, 都有一齊著過情侶裝. x 2

遲左黎報到添...!!
呢個post配王菲"曖昧"多d!!!

laulong 說...

小行:

真係有曖昧就好咯,可惜無!

唔知點解,哩段無米粥三十幾年前喇,但印象好深刻鮮明,仿如昨日。

Ebenezer 說...

校長,這是你的痘芽夢?是你的初戀?

laulong 說...

Eben:

我初戀晨早喺中四冇咗咯(我講初戀咋)!

不過哩段真係少有可以令人心顫的欲結而未結!

我很感謝她,縱然沒有真的開始過,她給我的人生附麗!

自由行 說...

校長:

哩煲粥係你唔落多d柴去煲o者! 唔係無落米煲!
姐姐咁主動,你就一個個檸檬做回禮.....唉..o徙料呀!

laulong 說...

嗚,小行,師傅真係好遺憾呀!

我唔係唔想落柴,係心震到唔識落,落多落少失晒分寸,咪失諸交臂咯,而且師傅係一個感情上很容易效棄嘅人,所以抵我失落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