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8日星期四

〈彩虹橋〉讓賽德克.巴萊變得完滿

.

曾經想過要不要看賽德克.巴萊的下集呢?今天是學校假期,早上在德福吃過早餐,啃了兩份報紙後,時間剛好,便去看了。

〈彩虹橋〉這下集節奏明快很多,我在上集提到的部落矛盾、文明落差、異族情愛都有較深刻的描述,人物性格因為更多的言行和情節而立體了,成就了一個有機創作。另外戰爭場面處理很完熟,是荷里活片的水平了。

大抵是因為電影太長了,上集若不去到霧社襲擊又會太平淡,難以吸引觀眾。去到了第一個高潮後又會令觀眾覺得很多東西還沒有交代。我想魏德聖的難題在能否不分上下集就把片子拍完。當然,對他來說就成了個不可能的任務了。

也許我不是台灣人罷,難有代入的感動,但戰爭的沉鬱令我想到存在的荒謬,賽德克族的祖訓成了這民族的夢魘,死亡是實踐祖訓,解除夢魘的行為。


魏德聖敢於拍賽德克.巴萊是令人敬重的。當台灣可以走出這樣恢弘的電影,韓國可以拍出香港人碰都不敢碰的〈韓流怪嚇〉、〈海雲臺〉,你能不為香港電影的小家子氣而汗顏嗎?
.
.
相關文章:賽德克. 巴萊,沉鬱僅在沉悶之上
.
.

18 則留言:

Armadillo 說...

講到電影,其實香港一早俾韓國拋離咗啦!唔理韓國佬拍得好唔好,淨係人地嗰份認真,香港已經望塵莫及嘞!好似啲港產賀歲片,真係吾不欲觀之矣囉!

匿名 說...

您好:

我覺得不是夢饜
是日本人強行改變的生活才是夢饜吧

如果文化的交流是一點一滴的
衝擊不會這麼大

路人

the inner space 說...

香港電影的小家子氣,咪成就咗:《歲月神偷》,《桃姐》這些電影喏!

laulong 說...

Arma:

港產片兩大主打:警匪黑社會、柴娃娃喜劇,真係睇唔到有好深嘅文化素質。




路人:

我剛才還在想這個問題,說是生存嗎?日治後山地民族該是活得比過去容易,最大分別是他們失去自由選擇的生活模式的權利。更重要是,他們不可以再出草,而出草是成為巴萊,死後走上彩虹橋的必須條件。所以霧社事件,根本就是他們所深信的祖靈召喚而生,是他們的信仰,實際上卻是夢魘。




Inner:

《歲月神偷》不好看:

http://lau-long.blogspot.com/2010/03/blog-post_18.html

《桃姐》未睇過。

香港電影確是不敢碰一些大時代,大製作題材的。

Ebenezer 說...

看其他地方的電影,例如最近的台灣片,那份作為香港人抬不起頭的汗顏感覺,好是深刻。

the inner space 說...

《歲月神偷》冇睇,但好多人叫好!
《桃姐》多數唔會睇勒。

港產片明存實已死無需要花錢入場!

卡臣 說...

報導說下集在香港播放,遷就香港市場,剪了短版本,足本你要去台灣睇或等出影碟

laulong 說...

Eben:

那是製片人的文化素質分野。當其他地方很多創作者把電影製作視為使命,香港的電影大亨卻只想著要賺多少!




Inner:

歲月神偷算是有誠意的,但給我這些同年代的老人家看來,就是欠了一些。




卡卡:

難怪,上集 140 多分鐘,下集只 100 多。那麽我情願它不要 cut 了。足本的話,會更好看的!

佛爺 說...

校長:

我看港產片只期望動作或得啖笑,無想過會反影什麼大時代的!嘻嘻!

laulong 說...

咁刺激同笑片都有價值嘅 :)

鹿米館 說...

香港電影不敢碰大時代大歷史的電影,其中一個因由是因為「合拍」問題,這是需要國內審批才行。
舉例07年時有數套回歸電影,這是合拍投資,但內容卻沒有觸碰到一些敏感話題。只能輕輕帶過。

這就是合拍出現的題材限制。

當然另一方面香港電影的專業水平是難以比韓國和日本了。

合拍問題其實不只是限制了政治敏感,連一些鬼神題材也不可以,近期一套倩女幽魂便是一個例子,戲中不是講述鬼,而是妖,因為國內不能推出鬼神論故事。這是制度審批上的限制。

當然香港電影人可以不用理會國內合拍,可以自家拍一些本土電影,杜旗峰的黑社會便是一例。

laulong 說...

同意市場影響路線,但台韓印度片可以跳越國界,就是他們創作者值得欣賞和尊重的地方。

鹿米館 說...

再留意近年國內電影,甚至是港產和大陸電影,沒有一部成功地可以在海外賣到個錢。

當中所涉及的富批制度是限制了創作人的內容。

近年一些參展海電影的中國電影,都是用香港為出品地,這是因為國內審批隨時不可以拍甚至送到海外參展。所以唯有用香港這個地方借位。

當然鬼叫香港電影要為國內龐大市場卑恭屈膝,沒有大志,那就要接受國內的審批制度了。

魔術師 說...

我覺得係香港的主流觀眾係「入得戲院就想找輕鬆,唔想成日用腦」做成港產專出無腦無深度電影的主因喎!

又,我係唔同意上述「睇戲唔想用腦」的言論,因為用慣腦的人是不會嫌用得腦多的. 講得出上述藉口的人,多是無腦可用,而非不想用腦.

laulong 說...

鹿米:

創作的邊界應該好闊,但又不可能毫無節制,即使香港都有電檢的審核制度,只是與國際接軌百多年的香港一定會比內地寬鬆自由,內地又一定會比回教社會寬鬆自由。

80年代初我看到的大陸和今天看到的已有很大分別,開放的程度其實已經很大,甚麽都要過程的,再假以時日,說會更開放。

laulong 說...

魔術師:

我認同呀,用腦其實好好玩,好享受,我最近少咗麻雀打,冇得扭六壬,悶到我抽筋。甚至我買波,都係享受個用腦度嘅過程,實在太過癮!

鹿米館 說...

97前和97後的香港電影,其實已經有很一些的分別。
至少沒有了表姐你好野這類型的諷刺時弊電影。

所以香港電影的確是收窄,其中原因是要與國內接軌。否則粥水也沒有得吃了。

看今年的合拍電影有多少就知道。

laulong 說...

明白的,是自我審查也好,是自我覺醒都好,電影史上最偉大的作品必然是令萬千觀眾入場和情迷的,即如又要叫好又能叫座,像走鋼線的,走得完美真真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