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0日星期日

賽德克 . 巴萊,沉鬱僅在沉悶之上

.

我是用朝聖的心態去看這電影的,因〈海角七號〉帶來萬千讚譽的魏德聖,用賺來的資金與聲譽都押在這電影上,但看了〈太陽旗〉這上集,不無失望,是我的期望太高了,結果在 144 分鐘暗黑的影院裏,我找不到太多我想看到的,包括那種很多演藝界人士所溢美的「史詩」感覺。

也許一齣感人動人的電影,情節該建基在成長、矛盾與變化之上,〈賽德克〉不是沒有觸及,只是描劃得不夠深刻,沒有好好善用部落矛盾、文明落差、異族情愛之上,很淡,很有不足的感覺。

另外,電影的畫面不夠明亮,當然我知道賽德克人住在深山樹林,台灣是多雨的地方,霧社自然也是陽光難到,這灰暗調子是導演刻意營造出來的嗎?

是的,電影的沉鬱感僅僅在沉悶之上,而且拍攝還有疏漏的地方,像莫那.魯道敗於日本人後,反綁雙手跪在地上的戰士們都換上了簇新乾淨的族衣,那太不可能了罷!

那麼〈彩虹橋〉我還會看嗎?我想會的,一位對電影如此有誠意的導演,怎不會賺來尊重?
.
.
後記:電影令我想起去年的台灣之旅,訪九族文化村的那天下著時大時小的雨,我離開了團友們一個人從山上走下來,沿途鑽進山地族人的棚屋參觀,暗黑無人的房舍裏有模擬放置先人骨殖的,幽幽的頗駭人。那些族中有賽德克的嗎?我沒有留意。只是在其中一個棚屋前,一位漂亮的山地少女跟我聊了兩句,那驚艷的感覺至今未忘!
.
.
.
去年今日:佛光留影
.

26 則留言:

Ebenezer 說...

不管是拍得好或不太好,只見近來的台灣電影一部接著一部出來,反觀港產片,仍然是一潭死水。

laulong 說...

香港電影的人文素質太弱,又不尊重編劇創作,跳不出黑社會警匪片的巢窞!

反觀台灣韓國日本印度,題材多樣,勇於嘗試,東方荷里活?香港早已不配!

Armadillo 說...

哈哈,原來你鍾意湯蘭花嗰種類型!其實台灣原住民真係幾好睇架,五官輪廓有啲波里尼西亞味道。

匿名 說...

版主 你太嫩了

laulong 說...

Arma:

湯蘭花在那年代是挺吸引的 ^^

不過我去年見的那個,清麗得來又有時尚之美,很留人心的。

laulong 說...

呵呵,匿名施主,你太魯了

新鮮人 說...

仲考慮緊.....

說...

一直對台灣原住民跟日治時期的歷史有莫名興趣,這一套真是非看不可,只是演想表達的事情太多了,結果上集變成下集引子,只看到上集自然覺得流於平淡。看過台灣人寫的影評,說下一集會有更深入的內心描寫,哈,期待~

「這灰暗調子是導演刻意營造出來的嗎」
根據賽德克的拍攝網誌,是導演刻意的,還專挑天陰才拍,說是表現灰暗感覺。

laulong 說...

新鮮:

可以看的。魏德聖的誠意,已足以令電影可作一顧,片拍得高超還是平凡,都可以令我們學到一些東西。




萱:

謝謝給我更多資料。〈太陽旗〉確實拋出了很多條線,但每條線卻缺了深入深刻的描繪,期待下集!

火女 說...

還在想看不看好! 或許等下集都出了才看...

the inner space 說...

為求原整我打算等兩片出碟買來一連氣來看!

laulong 說...

女女:

若不求驗證魏德聖是有功力還是無功力,只看下集也可以。




Inner:

也是一個選擇,不過上下集共四個多小時,肯定要花一整個下午或晚上了!

Desertfox 說...

校长到那里都有艳遇,让我好生羡慕

laulong 說...

haha, 邊有艷遇咁筍?只係好彩見到個靚人 ^^

匿名 說...

我剛看第一次太陽旗時,也是跟你一樣的感覺,...而且是很多人都跟你一樣的感覺,也可以跟你寫出同樣的看法來。
但,第二次看時,感覺就開始變化了。
到目前為止,我上集已經看四次了。每一次看都有每一次的衝擊與發現。
讓你做參考。

laulong 說...

謝謝你的提供,那就像讀書時老師說不同年齡看紅樓夢都有不同的體會,有深度的作品才能如此。

希望到彩虹橋時,我有更深的體會 :)

熱血艾德 說...

我太out了,連海角七號都未睇

laulong 說...

我同你一樣,都未睇呀!

火女 說...

未睇海角七號的人黎報到~! 哈哈

laulong 說...

haha, 女女,Pui 人大募集!

Desertfox 說...

艳遇者,遇到艳丽美女也。何况校长还有缘可以跟她聊天。

laulong 說...

kekee, 遇見靚女的機會指數,我確是不低的!

文少 說...

看了一個台灣人的影評﹐也是說整個種族矛盾問題說得太表面﹐反而違反了本片原意﹐搞到那些族人變得有點野蠻﹐好像因為小小事﹐便跑去出草似的。

laulong 說...

是前天大前天罷,睇到爛果報高慧然有相類的睇法,我對此人素不認同,但今次幾大都 buy 喇,同我睇法一樣嘛!

Milk Mother 說...

[歸順式]中的族人並沒有雙手被反綁,你看莫那還可以在地上拔草...大概這場儀式是日本人想見證大日本帝國令蕃邦之人心誠悅服的景象,應該是戰後一段時間才舉行的

laulong 說...

Milk Mother:

你說起我就想起來了,你的分析對,謝謝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