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0日星期四

關於烏魯木齊

.
把回網友的留言放為正文,是想把一些思維紀錄浮上水面,不想如重石之沉於海底。


關於烏魯木齊:

我們好容易把壞東西大幅度投射,也容易把一些劣質行為放射為國家行為。

烏魯木齊武警粗暴、打人固然不妥,推諉、迴避更加不知所謂,但就不能得出胡總不堪,溫總無能的結論。

民智成熟是要時間的,香港開埠百多年還有警察武力鎮壓和平示威的學生,美國今時今日仍有警察不合法殺死沒犯罪的黑人,但我們就不能說那時的香港,今日的美國是鬼地方,甚至投射到是國家領導人默許這種暴行。

在日常運作上,腦之使臂,臂之使手,有時未能有效操控也常有,就好像香港的一般事務隊,捉小販會捉出人命,因為他們大多是質素較低的紀律人員,常識、情緒智商、思考智商、應對能力、反應能力都較低,犯錯機會也較大。

事情電光火石間,出錯,失控常會出現。記得韓農在香港示威世貿嗎?香港警察也曾被指使用過度武力。

當然,我這樣寫不代表我認為烏魯木齊警察沒有犯錯,新聞官員沒有犯錯。中國政府必須在事件裏汲取教訓,把如何處理傳媒採訪成為警政必修科 ,並致力提升整體民智與視野,這樣才容易向世界接軌,贏回尊重。
.
.
.

31 則留言:

richmapoorma 說...

我認為這一輪的事件反映了烏市, 以至整個新彊其實都是不大聽中央的. 中央也沒有什麼辦法降住他們.

Denzel Leung 說...

"民智成熟是要時間的..."
沒錯,也包括香港-.-!

篤篤篤撐 說...

關於烏市的問題, 要判斷委簡單, 就是那是一個制度的問題, 還是個別執法人員 or 地方政府問題?

hk人反應激烈, 是因為覺得打人尚可勉強看成是個別人事的問題, 但新彊新聞辦的回應, 明白說明是整個新彊政府的問題,因為o甘大單野冇可能唔上報王樂泉批准才召開記者會。

再深一層, 就只是最近, 先有四川一事, 再有烏市, 對待記者的態度是否個別地方政府行為呢 ? 大家心中有數了...

再說,如果要國家進步, 一定要對這樣的事清楚說no, 下次他才會避免再犯錯, 情形就等於小孩子犯左錯, 就一定要大聲告訴他。(堂堂大國政府, 竟然要當佢是小孩子, 唉~~~)

再進一步, 今次大家再大聲d, 佢地知道o甘做唔arm, 亦對國內其它記者有利...

嘿嘿 說...

您评得很中肯!
赞!

Bittermelon 說...

各位唔好介意,但有一點我覺得不吐不快.

很多人喜歡將「烏魯木齊」簡單稱呼為「烏市」,其實維吾爾人是很反感的,因為「烏魯木齊」四個字是有意思的,在維吾爾語是解作「優美的牧場」。國內老是喜歡把什麼稱呼都用兩個字來做簡稱,陳總經理喚作陳總,張工程師叫張工,哈爾濱市變成哈市,硬將這一套用在其他民族身上就變成不尊重了。

laulong 說...

Richma:

新疆、西藏從來都是最難理順的地區,種族、宗教、文化都有落差,但要說中央惡待這些地區嗎?又絕對絕對講不上。




Denzel:

真的。我剛與中七同學討論通識議題,同學竟提出了 [大香港主義] 這詞語。太祟奉自己服膺的價值而忽略了不同地方的獨特背景,也是一種未足成熟的智慧。

Ingrid 說...

同學竟提出了 [大香港主義] 這詞語
————————

殖民政策+特別行政-->大香港主義?

laulong 說...

篤篤:

這世界有很多好 hea 的人坐在高位,譬如台灣的劉兆玄。這世界也有很多好屎的人坐在高位,譬如美國前總统布殊。

中國有識見不足,態度欠嚴謹,手法嫌粗暴的武警;有目光如豆,膚淺無能的新聞辦、甚至省部級官員又有何奇?

若中國崇尚封閉與警權,乾脆不讓香港記者到新疆採訪就是了,這才是制度問題。

中國真正面對世界,只三十年而已,觀念改變非一朝一夕之事。國內人口接近香港200倍,出錯机会也大 200 倍。還未計香港已與世界接軌 168 年!




嘿嘿:

謝謝你!這世界紛亂不已,我倒希望世界平靜無事,那心事,就可以全放在最愛的人,最愛的物上。




苦兄:

改了呀,謝謝你!

laulong 說...

Ingrid:

大香港主義是因香港的處境,孕育出來的政治觀與文化觀,然後套入內地,批評內地為甚麽不這樣不那樣。

Bittermelon 說...

我個人認為目前新疆的問題很複雜,實在不容易解決.

維吾爾族和漢族不和諧我反而覺得不難解決,我所認識的維吾爾人當中,大部份都是熱情有善的,他們對漢人沒有甚麼很大的不滿,不滿大多數是針對政府對他們的政策。初時我也不明白,中央對小數民族有那麼多的優惠,例如入大學較漢人的機會大,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不滿呢?原來他們最大的不滿是中央對他們宗教上的限制。

維吾爾人信奉回教,每個回教徒最大的心願就是每年都要到麥加朝聖,可以中央對這活動有很大的限制,例如quota限制朝聖人數.維吾爾人和漢人不同,他們著重宗教多過金錢,這就是他們其中一個不滿的原因.

新疆另外一個問題是一個地方有兩個管治實體.新疆一方面是由新疆省政府管理,但新疆建設兵團在當地很多的地方的影響力比省政府更甚,而且兵團掌握了當地很多資源,包括水,農業和能源。一地兩管,不出問題才怪。

Denzel Leung 說...

劉朗兄,
大香港主義?
我都見唔少,好得人驚架,小心!!
希望有機會再詳談其中"奧妙之處"

嘿嘿 說...

看问题肯定得冷静分析后才好发言,冲动和胡乱指责只能把事情弄得越僵越乱。

佩服你的分析能力和态度!的确是为了和平!

laulong 說...

苦兄:

明白了。限制維人到麥加朝聖,也許不只是中國政府單方面行動,沙特政府有沒有限制呢,這個我倒不知道。

新疆建設兵團是屬於解放軍的嗎?是不是類似保利集團?

觸及財利一定複雜,且在民族敏感地區,而西方分裂中國之心不死,更容易多事。




Denzel:

其實香港大不久矣,你看今日的香港兒童,大多不知進取,甚至醉生夢死,香港的優勢將逐漸喪失。到時大香港主義徒招笑柄。




嘿嘿:

你過獎了,只可惜大部分穩重持平的香港人不愛發聲,政壇上小撮投機份子卻愛叫囂生事,令人不耐。

佚名 說...

爺爺:
壞事別人喜歡放大來看

laulong 說...

小佚:

你哩句充滿智慧,真的!

Denzel Leung 說...

劉朗兄,
最慘係見識少又意見多...
其實我做傳媒呢十幾年,睇到中港兩地發展差異,都擔心下一代架...

嘿嘿 說...

回教徒到麦加朝圣是有Quota限制的,那是沙地阿拉伯的安排,印尼这么大的国家也和马来西亚一样每年有规定的人数可以参加。

他们一定要限制人数,不然地方容不下。可是,每年还是有意外,有因走错路、走错方向、或是拥挤踏死人的事故发生。若没有限制,场面更难控制。

在印尼有的甚至等到四五年才轮到,而且还得先交费排队等,有人则贿赂管理当局,以便提前出发。费用也不菲,不是每个回教徒都可以做到的。

这也不是硬性的教规,是有能力者才被鼓励去朝圣。没成就的人也不敢去朝圣,去了反而对自己更不好!

嘿嘿 說...

去买加朝圣也不必每年去的,一生去一次以足够,有钱的人反而不敢去太多次,因为心知肚明钱是怎么多来的,有罪的人是不受真主欢迎的。

所以说去一次已足够证明自己的纯圣,何须再做多余的肯定,况且这机会该留给其他人,因为要去的人太多了。

苦蜜瓜,
肯定每年都想去的人士很少,除非是王族贵族,要不然,无论在哪一个国家,都很难每年申请到去朝圣准证。
再说,不管哪一个回教徒的国家都有麦加朝圣人数限制和准证管理局。

laulong 說...

Denzel:

前天上新高中通識,我與一班成績比較薄弱的學生說,現在你們見到很多南亞人士在香港築路,若你們仍不振作,香港又繼續爭抝內耗下去,不用幾代,香港就要輸出修路工人了。

這是匪夷所思嗎?但我真担心有這樣的一天。




嘿嘿:

回教徒到麥加朝聖有配額限制,我也依稀聽過。事實上因為人數過多了,出事時有所聞。

至於說有錢的回教徒反而不敢多去,因為心知肚明錢是怎麼来的。這句話充滿諷喻,真是可圈可點。

你在星州,在兩個回教國家夾縫之中,當很清楚了。

eric 說...

"中國真正面對世界,只三十年而已,觀念改變非一朝一夕之事。國內人口接近香港200倍,出錯机会也大 200 倍。還未計香港已與世界接軌 168 年!"

小弟再加一項,地方大,有些地方交通簡陋,執行政策難度也會加大罷。

laulong 說...

Eric:

是的,你說出了更核心的問題。

中國之於香港,問題非單只從人口的倍數計,裏面的艱難實在超愈想象!

香港彈丸之地,政府還是弄到一團糟,對國內,我們不是要多一點諒解與耐性嗎?

Bittermelon 說...

Hi Laulong, 嘿嘿:
關於到麦加朝聖Quota的限制,沙地阿拉伯的確是有安排,但其配額是根據當地回教徒人數來分的配. 至於大陸,我未有具體的統計數字,但有兩個數字可以反映目前情況.
2007年,新疆的維吾爾族人人口太約是941萬,但06及07年獲批准的新疆朝聖的人數分別是2500人和2638人。即是朝聖的人數占維吾爾族人的人數只有0.02%。

嘿嘿 說...

苦蜜瓜,

明白你的说法,我想不能这样以百分率来做准则,当你的百分率人数站在世界来说岂不是要霸占整个天房,别个国家的回教徒不用去了吗?

拿个例子:印尼华族比马来西亚华族的人数多有一点,但是在比率方面,印尼华族只占全印尼人口的3-4%,而马来西亚华人在其国内人口则占了约30%左右。

所以比率还是得找国际形势来定,在这种状况下,沙地阿拉伯也没法字给中国按人口比例来配额。

嘿嘿 說...

苦蜜瓜,

再说,去朝圣也要练习、彩排、上专业课的,不然到了那边恐怕会造成当局的不便,最怕的就是因没经验或鲁莽行动而发生不幸事件。

所以旅游业还没进步的中国并没得到鼓励多让人民来朝圣,条件还是不足!这是真的。若筹备工作做不好做不足够,没有人要接待的!那是会造成“危险”的行程,不是旅游那么简单罢了。

嘿嘿 說...

苦蜜瓜,

在印尼要去朝圣的回教徒约3-4月前都集中在一个中心受训,学习旅程一切须知事项,这并非容易的事,尤其是如何开导乡下的熟男熟女,要教他们面对他们都没曾见过的 极 大 场 面 ,却是件烫手难题。

到了那儿不再是走路,而是站在自动扶道,行不好会整个队的人和其他队的人相撞而挤扁的。就像若有人在自动扶梯到了还不离开,结果在他后面的人都要跌下来。在麦加天房的自动扶道是交纵万变的。

如果中国这么集中来筹备训练,肯定有人又有话说了,什么思想教育啦,洗脑啦等一大堆帽子直接扣上来啰。

其实很简单的说法就是:“什么人就说什么话,不喜欢你的人总不会说你的好话,总有得挑,更有的是口是心非,假仁假义”。

我看你不该是这种人,你该是恨铁不成钢罢了,没有恶意的吧。但是,有些人有时说话得保留余地,否则成了贬义。不是说一定要说好话,但能说“不破坏的话”那是更好,民主不一定要发言。

现在不是提倡Positive Guiding吗,对小孩不说负面的话,多鼓励小孩才能在无阴影下健康成长,重要的是,我们只需要对他们严格,不能犯规。你同意吗?

Bittermelon 說...

Hi 嘿嘿:
我的網名叫Bittermelon,你喜歡叫我"苦瓜"也成,但我不是苦蜜瓜.

我主要想講出我對新疆問題的原因的睇法,我回看自己在這裡的留言,我沒有罵過誰啊.不明白你為何會以為我在批評別人.

無論如何,謝謝你給我的留言,我學到不少東西呢.

嘿嘿 說...

苦兄,抱歉!

你不祗是苦瓜,还当你是桑椹呢,甜里带酸。呵呵呵~~~

我已确定在印尼若要去朝圣定要进修3到6个月的课程。

匿名 說...

谁是槐啦?

laulong 說...

嘿嘿與苦兄:

從你們的討論,我知道了很多東西。

民族問題,宗教問題永遠難搞。據我以前常到中國的經驗,中共由完全無神論到開放宗教膜拜,已走了好一大步。而且對新疆西藏,更是包容。不過,對於有二千多年宣教傳教的西方社會,人們總是會覺得不足夠。

我們在局外,多了一點隔,也許真的要多給一點體諒與耐性。

執筆之時,雨橫風狂,好一個八號風球夜!




匿名:

唔明。可以詳細點嗎?

C.M. 說...

風校長:

先謝過。(至於謝什麼,不贅了,總之是多多多謝。:))

我想匿名想說點成語的應用罷,幸大家乃君子也。

laulong 說...

C.M.:

指桑罵槐?

意見交流皆君子,施受皆益,毋須言謝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