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5日星期二

一夜風雨,蓮還在否

.

昨夜,雨橫風狂,那撼窗壓户的聲音令人難寐。直到近天明了,風漸止息,才可酣然入夢。

昨天回家前,到德福走了一轉,山雨欲來的暮色下,蓮池仍有欲艷的娉婷。行人匆匆,我卻悠然拿起卡片相機,在已經積了一泓泓雨水的池畔,拍下這正在綻放的紅蓮。

誰知道呢,如風過後,要是花葉零落,將成永憾。
.
.
.

26 則留言:

佚名 說...

wa~爺爺詩情畫意,迷死人啦~
此蓮很迷人,待他開花之期

Ebenezer 說...

噢!只怕慘被一夜的連番暴虐揉淪,小蓮已經...

自由行 說...

>>如風過後,要是花葉零落,將成永憾。
有時在腦海留下美好回憶都不錯.

易風 說...

哈哈!我立下眼以為你話:

一夜"風流",(阿)蓮還在否?

Mag 說...

laulong..

雨中的蓮花,別有一番景象,
不過打完風就一定唔會咁靚啦!!!
都未試過影雨中的相片,
真是要找機會影下先得!!

laulong 說...

小佚:

剛才爺爺再去看,已不見此花了 : (




Ebenezer:

唉,你咁寫使我想起姜中平,dap 咗人仲要歎事後煙!




小行:

今日再去,真係冇咗喇!




邪王:

一夜情文化,我唔識架!係咪通常唔問名,或者俾假名架?




Mag:

雨中花,真另有其美!

買個防水套去試吓都係新體驗。

鏡田 說...

朗兄靚相!!
風雨過後有沒再去影返張呀.可能另有一番意境呢.

laulong 說...

田兄:

你的蓮想,我到過幾次。想下筆,總怕有擾你們的私語。

而照片,實得到你的啓發,我要謝才是!

佛爺 說...

校長:
何以寫得咁有詩意?不過你這段文字用來形容女人會更好!哈哈!

Ingrid 說...

噢!只怕慘被一夜的連番暴虐揉淪,小蓮已經...
——————

我見猶憐咁囉

聶秀康 說...

laulong
你好啊!久沒探訪,竟見豔蓮處處…
實在一嚮眾網友眼福,幸甚!

ps,你別理那鏡田強說愁,留言說個痛快便是。

Denzel Leung 說...

又要等一年先再見到蓮花lu...btw,打風都掛著影相...佩服^^!

佚名 說...

爺爺:
剛才爺爺再去看,已不見此花了 : (
-->嗚~~,希望佢會春風吹又生啦!

laulong 說...

佛爺:

諗落又係喎,雨橫風狂,撼窗壓户......

你提醒咗我呀!呵呵,話唔定係我潛藏嘅欲望!




Ingrid:

前晚風真係好勁,陣風最高去到一百四十幾,連番暴虐揉淪,小蓮已經...

唉,不消提咯!




3妹妹:

係呀,blog 友影蓮嘅也大不乏人,今年可真是蓮盛!

田兄情思幽緲,我還是處遠而瞥,適矣!




Denzel:

剛逢其会而已。你三水荷花那輯,我印象難忘呀!




小佚:

池中尚有疏落未放之晚蓮,只是感孤零而已。這個週末,該尚可一觀。

Denzel Leung 說...

劉朗兄,
你仲記得我三水劣作...汗顏!
如果下年有機會,真希望可以相約到三水一行...^^!

laulong 說...

好呀!呼朋引伴,一起去撮美!

Singer/ 歌手 說...

能靜觀萬物, 真好
我渴望擁有如斯閒情
失意.....

eric 說...

蓮花可以開到中秋都幾好野。

HollyCow 說...

影得很美,像山水畫!

laulong 說...

歌手:

情雖引於外,生於內。

惟閒與不閒,亦存乎一心。




Eric:

蓮季近末了。我發現德福蓮池也遲,明年会一早佇候。




牛牛:

謝謝!更美是網友們之作。

佚名 說...

哈哈,咁爺爺下週又可以嘗蓮~~

laulong 說...

係呀,爺爺後日再去!

佚名 說...

星期日去?可惜個日我有野要做
唔係同爺爺一齊去~~

laulong 說...

小佚:

剛知道要幫你太嫲嫲做一啲嘢,星期天都唔知去唔去到?

佚名 說...

爺爺:
原來係咁,咁蓮花遲d睇都唔遲啦
太嫲嫲緊要d ^^

laulong 說...

係呀,小佚。老人家就是首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