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8日星期三

哩個傻婆值 65 億

「根本不是我有心去搞。」

會不會上訴?

「唔搞,我根本係無心搞。佢地同我講,我又矇查查,我老人家,咩都唔識。」



公民黨班訟棍係乜嘢人?清楚晒喇!黎廣德係乜嘢人?清楚晒喇!


公民黨你班廢契回水!


網上照片

.
.
.
去年今日:珍玩
.
.

27 則留言:

Hana 說...

我以後唔敢話自己係傻婆了、、、

自由行 說...

一套笑片,亞婆無辜俾人擺上"木台"!

佛爺 說...

簡直搞笑,搵一個傻婆來阻住咁多人開飯,支持這個傻婆的人,才是黐線。

Ebenezer 說...

65億,當香港有650萬人,即係每人要貼$1,000銀俾公民黨去玩嘢。

新鮮人 說...

阿婆肯定係被人擺上枱,
背後一定有人,
哩個係事實,
不過環保又的確係一個重要課題,
我明白阻人揾食係唔啱,
但自然環境受到破壞無得返轉頭,
我們亦要為下一代作長遠考慮吧!
怪只怪政府一聽到北大人要起橋就衝到咁去,
做環評求其馬虎,
咁樣才會讓人入位的機會。

laulong 說...

花花:

要是你真的傻婆,都是我鍾意同情迷的 ^^




小行:

啲食屎大狀最鍾意擺人上枱!




佛爺:

揾阿婆過橋嘅哩班蟊賊,是十惡不赦的強盜與賤人啊!




Eben:

哩班嘢玩嘅都唔慌平,外傭居港權又係無底深洞!




新鮮:

若傻婆得直,政府嘅環評報告喺法律上就係馬虎!其實在大海裏整條橋,風係咁吹,再加上汽車愈來愈多混能同電動,有幾汚染哩 hea?

新鮮人 說...

唉~~~
你咁講就知香港人對環保理解不多了,
唔係指啲汽車廢氣呀,
係起橋時對海洋自然生態嘅影響,
有些自然生態一破壞咗就要好幾百年先至有可能回復,
又或者無可能回復架!

laulong 說...

唔係噃,今日睇原審同上訴庭法官嘅觀點,都喺空氣到噃,好似冇講海洋生態。

Armadillo 說...

之前有領匯嘅燥狂婆婆,而家又有個環保婆婆,班政棍淨係識得利用啲無知婦孺撈政治本錢,唔通佢地真係唔驚行出街俾雷公劈?!

laulong 說...

哩批怪獸政客,為求選票話之你死人冧樓,損天下之利去滿足個人之利政黨之利!

哩班賤精,用選票趕佢地出廟堂罷!

Jay 說...

我估計佢地除左殺人,為左錢,乜都夠膽做。

佛爺 說...

新鮮人:

建一間小木屋,都會影響環境的。這個世界是要取得平衡,不能一面倒。傻婆事件是有人存心倒蛋,美以環保之名而已!

laulong 說...

Jay:

謝謝留言!代儍婆司法覆核有錢袋,哈哈,一盤只賺不蝕的生意,輸的就只有全香港人!




謝謝佛爺 :)

eric 說...

條橋仲未搞掂?唉都喺香港政府廢,先至俾人亂咁舞囉。

laulong 說...

嘿嘿,哩個弱勢政府船頭驚鬼船尾驚賊,是扶不起的阿斗硬不起來的太監,再加上司法越權,結果事事緩慢事事冇成!

SKII 說...

我覺得而家啲人成日攞民主和環保來做藉口,好似只有佢哋至有“資格”支持呢兩樣野咁!重有,之前我冇 follow 呢單野,唔知背後原來係公民黨添!

laulong 說...

係借環保與公義之名, 去拖香港的後腿, 哩班人好卑鄙 !

舞了 說...

佢地咪搞緊包攬訴頌呀?

laulong 說...

嗯,極有可能!

新鮮人 說...

laulong, 佛爺,
我唔係話起橋一定唔啱,
起什麼唔多唔少對自然環境都有影響,
而問題係政府在事前有無認真做環評,
而不是求其做啲來蒙渾過關,
若果事先認真做好啲,
到起時就能把對環境影響減到最低,
可惜政府根本無咁嘅想法,
香港嘅空氣污染、噪音、光害愈來愈嚴重就是因為政府從來無認真面對這個東西,
經濟發展故然重要,
但有時也應兼顧環境保環,
偏向任何一方,
但會做很多的災難。

laulong 說...

經濟發展重要,但也應兼顧環保,哩個我同意。不過起條橋喺海到全世界都有,對海中物種影響該唔大。至於特區政府 hea 係出晒名架喇,但用幾+億去證明佢 hea 又真係唔值得咯!

佛爺 說...

新鮮人:

任何論證都要有期限,最後決定:做,或者,不做。不可能無限期在討論。

世上無任何工程可以完全符合環保要求,只可取出平衡點,否則今天會返回歐洲中世紀黑暗時代:一個價值觀主宰了一切。

教會認為避孕套助長濫交,醫學界認為它可預防性病。你信那一方的觀點?

教會認為男上女下的做愛方式才是正當,其他的方式是罪過的。性學家認為任何做愛方式也是正常的。你信那一邊?

你認為政府建大橋無做足環保評估,有人認為政府的環保研究已足夠。你信那一方?

世上任何事項也有正反兩方的意見,不能因為有反對聲音就一面倒,叫「停」!佛洛伊德於1909年出版「夢的演繹」,教會等衛道之士,立即給予猛烈抨擊。但二十世紀已經不是中世紀的歐洲,教會無能力把佛洛伊德施以火刑兼焚書。今天,任何人也知道兒童的成長環境,對一個人的未來是十分重要的。這是佛洛伊德和他的小女兒「安娜.佛洛伊德」努力的成果。「夢的演繹」也成了研究人類性格的里程碑。

然而,今天教會和衛道之士,仍然繼續痛斥佛洛伊德的。

港、珠、澳大橋建成後,無論大橋帶來任何好處和經濟效益,環保人士一樣會繼續反對的。

laulong 說...

佛爺:

你諗嘢包含好多佐證,令我們知道更多,謝謝!

匿名 說...

作為一個經常看公共行政事務新聞都會深究內容的資深公務員,我不會很看重 "因為法律訴訟的延誤導致額外支出六十幾億" 這種說法。 不要因為這種說法就覺得庫房 (或納稅人) 為此而蝕了大錢 -- 想像一下你半年前在快餐店用三十塊錢吃一個餐肉旦飯,半年後因為通脹,吃這個飯要三十三塊錢,你現在吃這個飯是蝕了錢嗎? 想通了這點,你可能都會覺得那些為此感到憤憤不平的平民百姓又讓人忽悠了。 如果大家憤憤不平的是因為大橋建遲了半年,損失了很多 "商機",這種擔心還是相對有根據的,縱使所謂損失的商機難以合理地量化; 但假若因為別人說遲了開始工程數目上要多花六十幾億,就覺得阿婆浪費了納稅人六十幾億,其實是有點 "被引導" 了 。 如果大家有留意有關基建或者建築工程的政府撥款,你都可能會留意到一個現象,就是最初的撥款好像永遠是不夠的,事後總會諸多理由要求追加撥款,又或者乾脆對立法會的財務委員會說因為通脹而要求大額的追加撥款; 究竟是甚麼緣故呢?

會是為了在最初讓議員容易接受而報出一個數目較低的預算,然後才在建築中途追加 (難道可以拒絕批核乎? 最多只是在會議中被留難一下罷)? 抑或是建築工程實在有太多難以預料的因素,往往可以超支達雙位數的百分比? 無論是任何原因都好,最初的成本預算往往不夠實際支出並不是少見的事,甚至可以說是常態的一種。 現在難得有機會提前加預算 (用這種原因加,相信議員們不敢多留難了),還可以剌激一下民意,加六十幾億算少了。

話說回頭,現在金融風暴再起,金屬價格下跌 (尤以銅價為甚),照道理建築成本應該會相應下跌,原先怪責阿婆的是否應該反而多謝阿婆呢?

作為建制中的打工仔,我情感上本來傾向支持建制,但近年聽得/看得太多忽悠人的動作和言論了,實在有點難受 (某些公共基建的支持理據、數字認真分析、比對的話其實得啖笑,令人覺得是為了建築而建築)。 香港如果有更多有心有力尋根究底的學者和公共知識份子,以及更高的民智,相信在公共行政上我們還有非常多的改善空間。 為了身心康泰,可能還是糊塗點更好。

laulong 說...

引喻失義:飯每天都要食,30年前你要食,30年後你也要食。大橋起好後,打後就不需再起,65億不用枉花,冇得辯駁。

差天共地:30文同 33文只差3文,3文你吃不到半碗雲吞麵,但65億可以立即推行中學小班教學,可以改善教育。放喺醫療,可以減少藥物名冊上不免費提供的貴藥,可以救活更多窮病人。

邏輯混亂:之前的工程撥款通常都低估架喇,所以儍婆被訟棍利用枉花巨款,佢唔咁做埋單都係貴咗架喇,分分鐘唔只貴65億添,所以儍婆係冇錯嘅!哇,你諗諗哩嗰係乜推論!

多謝強暴:依家金融風暴第二波喇,啲嘢會比半年前平,停工半年分分鐘樫番更多,應該多謝儍婆。即係等如你俾人老笠,個賊連褲都除埋你,跟住話你要多謝我,如果唔係你俾我截住,你行出去就俾車車死喇!又等如個女仔俾人強姦完,色魔話你要多謝我,如果唔係我姦你等你遲咗行去嗰邊,你就會俾對面條黃狗姦架喇!

迷你裙咯:太多忽悠人的動作和言論了....很多基建是為了建築而建築....
係,好多人好屎,政府都屎,但政府屎唔能夠為訟棍免罪。個女仔著迷你裙所以你強姦無罪?唔係化?

.......


其實好多謝你咁用心寫咁長嘅留言(冇水準冇內涵嘅匿名留言我不會貼),我尊重你我更要認真回答你,請接受我咁樣嘅回復風格。

匿名 說...

大概是我寫得不好,也忘了校長是個主觀極強的中文人,未必容易理解我所說的。 當然,這些於己無利的事,日後應該少做。

其實我也不是甚麼工程師或者專家,所以所說的也未必是完整的事實 (這可是做官的訣要,但我不算是官),現在說的你就當是道聽途說罷,甚至可以完全否定。

我認為六十五億之說的意義並沒有像坊間鬧鬧哄哄說得那麼嚴重,是因為我認為:

1) 基建工程和大型建築工程的最後費用,並不一定是投標時的造價,往往是要大額追加的,而我甚少 (其實是無) 聽聞政府會為此而和承判商打官司; 處理方法簡單而直接,就是去立法會尋求追加撥款。 其背後理念是工程會有不可預測的因素,例如通脹又或者其他展開工程時才發現的難題。 通脹、原料價格的走勢是不可準確預測的,而政府是一向有責任補償承判商的,所以純粹因通脹、原料價格改變 (無人會在簽約後第一天/第一階段買定所有原料) 而導致的造價增加,不應被視為浪費,因為根本無浪費甚麼 -- 在通脹期中,政府的資產值和收入也是會因應通脹而改變的。 我認為設計錯誤導致拆卸重建導致的支出增加、重複建設使用率低等才算是浪費。

2) 難以否定一種現象的可能性 -- 就是官員在提交最初預算時會否刻意採用較低的估價,以期容易被財委會接受和通過。 因為既然追加撥款是一種經常性的事,而議員又難以否決一些建築期中的工程追加撥款,兼且議員們難以一一核實其所提理據的真確性; 所以用一個較低的估價讓工程上馬,在實際操作上的極有可能的,尤其是當工程項目具爭議性時 (例如項目性質或最初估價額太驚人)。 既然如此,訴訟延誤會導致增加開支六十五億這類說法其可信性和真實性有幾可靠? 尤其是在有可能帶有政治目的的情況下。

有關 "引喻失義、差天共地、邏輯混亂" 這幾點 可看以上兩點作參考,我就不多說了。 但有一點要額外提的,就是請不要幻想政府在數目上 多了或者少了六十五億 (我認為實際上無多了或者少了) 會如何如何,那些 "65億可以立即推行中學小班教學,可以改善教育。放喺醫療,可以減少藥物名冊上不免費提供的貴藥,可以救活更多窮病人" 只是政棍鼓動人心的說辭; 我們現在有幾多個六
十五億? 政府又會滿足你所說的那一些嗎? 答案不用我說了。 政府理財態度和手法在阿松主事之後已經確立明確的風格,是很容易揣摩的,這是另一個可以長篇大論的話題,在此不贅。

至於 "多謝強暴" 這種說法,我是不敢茍同的,我以前這樣說是反諷那些認為阿婆浪費了六十五億所以要被譴責的說法。

最後想說的是我並不是公文袋的粉絲,以前所說的也不是為了其相關人士、訴訟的開脫; 我只是覺得讓人說幾說就全盤接受 "我們唔見了六十五億" 這種現象是一種不理解,是讓人忽悠了。 之前
說 "近年聽得/看得太多忽悠人的動作和言論了,實在有點難受" 不是一種開脫又或者是 "迷你裙論",而是切切實實的一種對現實的感嘆,尤其是在看到種種在各樣諮詢文件中的理據和數字之後的感嘆,並不單純針對大橋 (有另外的讓我更感嘆)。 但又會有幾多市民會認真去嘗試去了解甚至研究呢? 現實還是不見得會改變的。 所以最後說,要想身心康泰的,還是裝作糊塗好了。 反正這些糊塗賬又不是我一個人付的。 用這些精力專注個人理財還是更有明確效益的。

laulong 說...

主觀客觀:很久很久以前,我看到人們互相攻訐時,都會說對方主觀,我就感到奇怪了,我堅持自己的看法就是主觀,你堅持自己的看法就不是主觀,於是我只有認同你的主觀才是客觀。哎吔,暈!

都在門外:你不是甚麼工程師或者專家,我也不是,那麼兩個不熟識內情的門外漢,是否有資格去質疑,甚至否定 65 億這個數字呢?當然,政府有責任去解釋這數字,但你既然沒掌握最確切的資料,甚至自己說這是道聽塗說,那麽我根本不用再看你的「分析」下去了。

啥是招標:敝校一些超過五萬元的購置或工程,都要經過招標程序,我這小薯仔也須出席審標。據我所知,標書訂明了價格及服務條款後就不容修改。試想想一份價低者得(通常如此) 的標書,中標後可以說通脹令來料價格上升了,人工薪水上升了而中途抬價,這是不可思議的。投標者要精密計算成本和目標盈利,事實上有不少把標價定得太低而賺不到錢的。相反,若招標者不能按合約讓中標者啟動工程,而令中標者失卻預算蒙受損失,是需要賠償的。今次那 65 億是否包括工程延誤賠償,你是政府中人,幫我查查吖唔該!

錯還是錯:當然,我也不能因此原全推翻你的「不可預測成本上升」的講法,一間小學校的工程又怎能類比政府為期幾年的大工程呢?但你還是不能把工程通常都要追加撥款,通脹上升政府資產與收入都上升,所以俾多啲唔緊要很正常,就把今次延誤工程的非正常成本上升合理化。至於說官員在提交最初預算時會否刻意採用較低的估價,以期容易被財委會接受和通過,這很常見了,像早前申辦亞運時已出過這收水招。但你同樣不能因為有這前科就說這 65 億估值是發水招。

點會唔知:若沒有訟棍攪事,政府可省回 65 億,就可以用喺教育或醫療,只是要道出錢 N 個可能用途之一二,鬼唔知哩個政府守財奴咩,慳番唔代表佢會做。但道理很簡單,有個老豆唔肯買玩具俾個仔,結果啲錢俾人tar 咗,個仔總不能說冇所謂喇,反正老豆你都唔買玩具俾我架喇,俾人偷咗仲好咯,財散人安樂!

不可糊塗:我明白你的喪氣,個人能力確實有限,但作為一個精明人,更不應該去糊塗。政府無能,政客奸險,議員賴皮,有識見眼界者更應該去針砭時弊。知其可而為之,知其不可也為之,你是讀書人,該否有知識份子的良心,你是會明白的。

轉貼為文:相信你與我都花了一點時間在這對論上,你的說法很值得參考,也有辯論價值,放出來,讓更多人去了解不同的思考進路,是很有價值的。

再說一聲謝謝,拙 blog 蒙閣下垂注,我是感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