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7日星期二

再無一個司徒華

肥佬黎滛賤香港,陶傑色錮傳媒,已是人神共憤,但泛民陣營裏,上至神棍訟棍,下至記協教協,竟然不吭一聲。都明白喇,成班人沆瀣一氣,互為表裡,都只在禍港亂港,騙選票,謀利益,肥佬黎係泛民四大頭領之一,下面成班蝦兵蟹將,自然不便作聲了。可見這班政治爛人,道德是雙重標準,人格是完全龜裂,給他們搞香港政治,只會是大災難。

想起司徒華了,若華叔在生,縱使身在泛民,想還會拍枱大罵肥佬黎的滛邪,腳踢不雅才子的低賤罷!沒有了,教協已是將軍一去,大樹凋零,再難有擲地有聲之見!

至於記協,那婆娘只識護短,口衰格賤,自然也長不出象牙來。陳日君那老傢伙,只恨與肥佬黎密室政治還不夠多呢,所以在這風頭,只會吠兩聲國民教育,對老相好赤裸裸的滛褻,不要說撻伐,說不定還會嘴角含笑。

嘿嘿,道德敗壞,魔鬼心腸,成班醜惡異獸匍匐在肥佬黎的滛賤神壇下,搖頭晃腦高唱民主人權,誰知唱得脫嘴了,溜出來的卻原來是滛主滛權!


網上照片
.
.
.

33 則留言:

laulong 說...

haha, 4:51 匿名, 這叫人身攻擊?這是徹底的罵!滛邪之徒,荼毒人心者,人人得而罵之誅之!

新鮮人 說...

話時話,
哩d 所謂淫報都唔係今日先有,
你唔洗咁動氣,
老實問句,
係咪因為肥佬黎反共先?

我唔係支持佢份報呀,
我無睇過,
不過淫報日日有,
而且大把淫過佢,
點解係要揀佢咁大力丙呢?

話時話,
其他議員有無出黎講野呢?
(有無需要呢?)
我覺得 要鬧就全部風月版一齊鬧,
淨係鬧佢有屁用?
南極圈,芙蓉坊咪又係咁出,
(仲有無呢?無睇好耐,請指正)
咁先至有實際作用,
而且亦唔需要同政治混為一談。

laulong 說...

新鮮:

報業要新聞自由就要轉過來負上社會責任。免費報紙不同於付費報紙,前者習慣了流入任何人之手(包括青少年) ,我們就要禁止這份有問題的報章荼毒青少年了。

至於我罵陳日君是因為他該是道德的捍衛者,罵張文光馮偉華因為他們是教育界的,罵記協因為那牽涉傳媒操守問題。

昨天公民黨也開腔了,卻只和稀泥的說免費報紙太多了。政治是眾人之事,爽報出版是大是大非的傳媒道德問題,政黨政治人物可以龜縮嗎?

Ebenezer 說...

估唔到<爽報>撩唔起你d慾火,卻撩到你把幾火。

laulong 說...

呵呵,直頭怒火街頭呀 ~~~

鹿米館 說...

爽報同其他報紙同樣都係一種提供資訊服務的報紙,如果認為因為佢免費就可以鬧,那些報紙在互聯網同樣提供免費資訊,一樣可以鬧。分別只是在實體和虛擬。

在資訊年代,根本實體同虛擬同樣是一種媒體,要鬧真係一樣。

論版面,東方日其實仲多,其廣告提供色情訊息,全行之冠。馬氏都係一樣。

鹿米館 說...

此評論不俗
http://commentshk.blogspot.com/2011/09/blog-post_5073.html

laulong 說...

鹿米:

你有冇留意我從來沒有罵蘋果有風月版,因為作為一份收費報紙,買它的人有他們的期望,賭馬的人要看它的馬經,情色的人要看它的風月,買者賣者都有了共識,甚至可以說是有了買賣協議,所以蘋果有這些內容是可以理解的。學校也於是有了習慣,就是不准同學帶有成人版的報紙回校,包括蘋果、東方、太陽。

免費報紙與收費報紙不同,前者是不用付出的,伸手就可以取到。在爽報面世之前,學校鼓勵取免費報看,包括中文的、英文的,因為這些報紙都乾淨。但爽報內容確有色情成份,你怎能不阻止同學取閱呢?道理就在這裏。

若認為爽報沒問題的人,父母最好鼓勵自己的子女去看這份報紙,而且一定要看陶傑的情色小說,你想想情況會怎樣,大部分父母真會這樣做嗎?

hollycowplanet 說...

哈哈哈!
就係鍾意LongLong呢把火!

陳日君目光與說話漏出狡猾和不誠實!一眼已經不喜歡他。

Anyway, 不要浪費呼吸討論這些人。我決定回火星去!

鹿米館 說...

老實說,付費和免費之差別其實不大,而更甚是互聯網所提供的資訊比報紙還要多倍。爽報所提供的鹽花其實很陳舊和老土,作為學生,都並不覺得這些色情有多色情。網上所描繪的中出、顏射等更露骨之。

但當然並不等於爽報冇問題,只是學生讀到中學,其實都知什麼的一回事。

要睇咸野,如果佢認係走去睇陶傑,反而覺得佢純情得滯喎。與時代並不進了。

大家都讀過中學,都知咩叫情春期的咸濕。

對於這些不風氣的報紙,建議校長你可以找一日用爽報來作一種示範,指出佢既色情故事是如此低檔,反而更能夠給予學生一個討論空間。

laulong 說...

牛牛:

就係咯,因為喪報,令我的呼倫貝爾不知所終喇,我都好想寫番自己鍾意嘅,只係唔抵得頸!

陳日君,獐頭鼠目卻做了樞機;曾蔭權,小家子氣卻做了特首;陳馮富珍平庸如斯卻做了世衛總幹事,可見哩個世界係白癡嘅!

laulong 說...

鹿米:

我倒不認同你嘅想法,我知道現在有好多學生都好開放,更有高小初中生去援交,但總不能說因此就扔咗條界線去!

始終道德防線是要有的,中小學生仍有很多是很純的,學校是道德價值的保持者,無限徹退?不會喇!

哩個世界殺人都有喇,偷嘢算係乜?這個斷不能成立!

火女 說...

未睇過爽報呀...有機會都要見識下! 這份令人罵聲四起的報紙...

佛爺 說...

校長:

其實是一個形象的問題。酒吧無醉漢?妓院無鳳姐?佛爺無鹹故?形象去了那裡?

免費報紙給人健康、老少皆宜的形象,但肥佬黎開了壞先河,破壞了這個免費報章的固有形象!

「泛民陣營裏,上至神棍訟棍,下至記協教協,竟然不吭一聲。」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希特勒屠殺猶太人,把猶太人的頭髮等用作工業原料,羅馬天主教教廷不吭一聲,因為他們默許希特勒進行大屠殺。戰後荷李活的電影,把希特勒跟羅馬教廷劃清界線,是歪曲二戰歷史的大騙局。

記協和教協為何不吭一聲?各位不妨思索一下吧!

新鮮人 說...

um~~
你咁講都有道理,
不過講到淫風報業就不是今天才有,
一份收費報紙才幾蚊,
青少年要睇都好易,
免費唔免費都無大關係,
要整頓就全部報紙都一齊做才有效,
否則爽報死了都無補於事。

至於啲政治人物都差不多啦,
個個都有政治考慮,
反對黨又好,
保皇黨又好,
個個都係為自己,
邊度有着數就做邊度,
邊有人真心為社會,
政治根本就係dirty,
我們不要太天真了,
只能在rubish中揀啲無咁rubbish嘅出黎做議員囉!

鹿米館 說...

校長
建議是將這報作為一種反面教材。大家都讀過中學,對性是有好奇,反之若硬禁才有反效果,所以用面對問題才是一個方法,就是面對這報的問題。

舉例拿陶傑的咸故作反面教材,可以如下。
一、歧視女性。
二、崇洋心態。
三、將性作閒事而不認真作性為一種尊重的感情關係。
四、文筆虛浮又不優雅。

可能學生因為沒有正確的指導,才更誤解當中的意思,最後得反效果。

當然是否禁報是學校的決定,這是不同教學的取向,但作為反面教材卻可以實行。

laulong 說...

女女:

從成人角度睇,份報紙啲塩花冇睇頭 (但卻兒童不宜),其他更無睇頭!




佛爺:

>>肥佬黎開了壞先河,破壞了這個免費報章的固有形象!

肥佬黎永遠都要出格,破格,卻不理會道德與公義!

謝謝佛爺告訴我歷史的先例,政治是很侷促的,古今中外如一。




新鮮:

政治好污糟,我早捂鼻了。為甚麼個制度出唔到叻人好人嘅,所以我不就範於這個爛制度同裏面走出黎嘅爛人!

laulong 說...

鹿米:

依家聲討嘅家長同團體都唔少,把不雅才子嘅 T back, 毛髮,舐腳趾攞黎講?得死咩!而且我睇佢幾行就反胃,要吐喇,點講呀?

新鮮人 說...

出唔到叻人?
係叻人唔會去做就真,
因為做乜都唔係自己話事,
而且無直選,
點玩喎!

點解唔可以有直選???
仲要拖到幾時???????

laulong 說...

我講出唔到叻人,係直選制度根本唔會俾叻人選到,政黨玩晒,政黨裏面嘅大佬馬房文化又玩晒,唔好迷信直選喇!

新鮮你嗰神聖理性嘅一票,嘟一聲就俾個無知嘅 18歲或者一個爛鬼 28歲或者一個騙徒 38歲抵銷咗,直選唔掂架!

Armadillo 說...

有幸私下接觸過張議員,令我對佢有新嘅睇法,只可以話「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鹿米館 說...

校長
唔係呀,民建聯人材輩出,又係第一大黨,唔會冇喎!

火女 說...

同意唔好迷信直選 x2

laulong 說...

Arma:

+幾年前我對張文光印象都唔錯,依家唔得喇,期待佢講一些良心話罷!




鹿米:

民建聯有人才嗎?暫時睇唔到!班老嘢從來未掂過,啲0靚仔0靚妹,呵呵,做我學生都唔係叻嗰批咯!




女女:

啱晒,從現實與學理,直選靠得住,歐豬就唔會有豎!

Armadillo 說...

只要一日仲喺泛民陣營,相信佢都唔會喺公開場合講出自己嘅心底話架喇!

佛爺 說...

新鮮人:

我不知你有沒有閱過英國1640年大憲章開始的歷史,和美國的民主發展史。若果有,不妨再思考一下!

西方不是一下子有直選的,但十九世紀的民主道路,也死了不少人。若果你應為動盪和流血不是一個問題,那麼立即有直選也是可以的。

laulong 說...

Arma:

我相信你的看法,文章就改了去!




佛爺:

同意,再者歐美直選衍生追逐選票,結果因政客討好選民而致社福開支超高,今日垂死局面正係直選之禍!

Armadillo 說...

張議員話佢唔認同一切原教旨主義,所以我會將佢歸類為溫和民主派。不過溫和民主派喺香港根本就唔存在,亦唔會有市場!

laulong 說...

Arma, 你尊重的人當有可敬處。溫和民主派沒市場,那就拓展理性民主派。其實一般香港人把民主定義為普選,那是錯誤的。

eric 說...

正面教材都教唔切,仲攪乜鬼用陶X嚟做反面教材?

laulong 說...

仲要佢哩個反面教材實在太令人嘔心!

石先生 說...

講起雙重標準,我想講公民黨疑似引導亞婆告港珠澳大橋單野又點計?無人追落去?易地而處,如果單野係禮義廉做咁會點?會一日就收聲?唉!

laulong 說...

石先生:

哩個就係泛民粗暴嘅地方喇,這班人才是最無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