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5日星期五

金融沙皇,一鋪清袋

.

一直對任志剛的感覺都不錯,冷靜,硬淨,睿智,在香港飽受經濟衝擊時,他的沉著自信往往能令香港人懷抱信心,度過一個又一個難關。

只是他昨天的挺唐宣言,卻徹底摧毁了我對他的良好看法。唐英年在公眾前表現的能力與形象,才是最真實的。這人缺乏政治智慧,整個生命遠離群眾,私德欠佳,絕對不是個政治長才,任志剛說他「知人善用,高瞻遠矚」,不是諂媚,就是笑話;不是笑話,就是謊言!

從一個密切的角度看特首人選,很容易受私人情誼,曾經有過的主從關係,不疏落的三杯兩盞碰杯而失實。反而公眾沒受過他丁點關顧,評量他在公開舞台的上具體表現,才最公允真實。

這個未食過人間煙火的世家子,根本就不應該從政。即使並非壞人,但坐上高位,同樣是會擯走一個能人的,識見低下也讓政治宵小圍攏左右,管治敗壞只會像滾雪球般愈滾愈大,你看曾蔭權旁邊的廢人隊伍,便已知道。

政治不是遊戲,更不是有錢無才,有才無德者的玩意兒,要揚名聲,顯父母嗎?做好你的生意,賺錢多了就做些公益,就是對社會的貢獻了。政治,你不碰好了,就是社會的最大功德。

任沙皇當然也不會明白這些道理,所以他挺唐了。以前我看他的滿頭白髮都是智慧,現在,都只是衰翁的垂髫,了無足觀,更無足羨了!
.
.
.
去年今日:honey
.
.

24 則留言:

鹿米館 說...

這就是在這種扭曲社會公平制度下才會出現。
用何種方法才是能夠選出「相對正常」的特首?

laulong 說...

鹿米:

很複雜很長篇的,有機會再討論。

鹿米館 說...

期望你的意見,因為這對下一代人影響深遠,特別是校長,更俱寶貴意見。

laulong 說...

慚愧!

以前也寫過一些,時日推移,可能又有些改變了,有空當寫 :)

Armadillo 說...

我就覺得任總唔會唔知唐唐係乜嘢材料,佢只係um住良心講嘢啫!所以話呢,政治真係世上兩樣最污穢嘅嘢之一!

laulong 說...

這就是任總的局限,不能以事論事,只以友情紐帶作考慮,是難登政治的大雅之堂的!因為選出非人,更是社會的災難。

the inner space 說...

哈哈哈!咁梁振英和任志剛有冇牙齒印呢?

Desertfox 說...

说完这番话,说不定有一天唐早逝当选之后他又可以混上一官半职。

悲哉悲哉,我佛慈悲,为什么香港就不能出一个像样的特首(候选人)呢?

魔術師 說...

依家出聲挺唐的仲有王冬勝同李國寶,以佢地利益方面來說,當然係撐個蠢的,無咁硬淨的人喇!

Coffee 說...

我都有留意到任生挺唐,真係打咗個突!今晚睇新聞,又有東亞寶寶出來撐,佢逼真嘅神態令人失笑!

Ebenezer 說...

任總之言之令人意外,在乎大家發現了一些反常的事在發生了,如何可解讀到當中的玄機,才是價值之所在。

laulong 說...

Inner:

睇黎分分鐘有!畢竟兩個都係叻人,曾經不相容絕不出奇。




Desert:

任志剛說不會成為新政府的班底,難說得很,他要做財政司,又有誰會比他更適合?




魔術師:

對呀,找個平庸的,他們就可以予取予求,化算得很!




Coffee:

那個東亞寶寶,咁多年喺立法會淨識瞓覺,依家又咁鬼賣力喇?難怪咯,大家都係世家子,直頭係唐朝李黨翻板!

the inner space 說...

唐營是 desperate 還是 孤注一擲呢?
咁快出嗮啲猛料,遲些仲有咩料出來挺唐呢?
最後請埋啊遮柴久laughing哥撐唐???

laulong 說...

Eben:

‧也許是民意落後,於是來個極速救亡,任總很有公信力,會造成一些震撼。寶寶嘛,在公眾裏徒惹訕笑!

laulong 說...

Inner:

唉,站在台前的政務司長很多機會與演藝界人士相熟,賣交情便又勝一籌了,這種選舉法真有問題!

the inner space 說...

唔通又有領導人眾裡尋他出來握握手!

匿名 說...

I seldom agreed with your political view. But this time 100%in agreement particularly

"唉,站在台前的政務司長很多機會與演藝界人士相熟,賣交情便又勝一籌了,這種選舉法真有問題!"

So I still agree with Churchill:
Democratic election is the worst system, yet no better system exists.

匿名 說...

bobaby n tongtong have well-rounded personality , their extra curricular activities are quite an aspiration to the young man of hk.

willie

熱血艾德 說...

可能他也是身不由己

laulong 說...

Inner:

最有可能同佢握手嗰個身體唔多好,今次形勢最猜不透!




2:58匿名:

觀點唔同唔緊要,哩個正喺這世界的可愛處。

不過我好肯定我 30 年前對民主的看法跟你是一樣的!




Willie:

haha, 說得最好不過了,果真是臭味相投的世家子!




艾德:

是感情用事令他身不由己罷,也是無奈的。

SKII 說...

其實他挺唐,我原本覺得沒什麼大不了,但他的說話實在太過肉麻露骨了。

laulong 說...

S:

像他這樣級數的人,實在不必要這樣,唉!

文少 說...

//唐英年在公眾前表現的能力與形象,才是最真實的。//
只是對這點不贊同﹐我會說唐唐是個政治公關上的白痴﹐但我不認為他在媒體上的表現﹐能反映他真實的一面﹐至少不是事實真相及真相的全部。

現在我看到的情況是﹐一個本來民望低﹑長年被人當鐵杆左派﹑又無政府經驗的人﹐透過長年處心積累的傳媒公關攻勢﹐成功扭轉其形象。

另一個則是在他擔任官職期間﹐未必有重大貢獻﹐但至少期間庫房轉虧為盈(可能他也沒做過甚麼)﹐沒犯過甚麼失誤

卻因為他政治公關白痴﹐時常在傳媒面前失言﹐而民望不斷下跌。
當然我不能說傳媒時常報導唐唐失言的新聞﹐跟部份媒體的政治取態有關...
我們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原來一個人的民望﹐跟政治公關和傳媒的報導取態﹐有著很大的關連。

問題回到最原點﹐政治公關能力在現在的香港﹐是任何一個政客乃至政務官不能缺的。
然而﹐一個政治公關能力強的人﹐是否便真是一個有政治才能和領導的人﹖
香港已經因為傳媒的影響﹐打死過一個真心為港﹐但政治公關技巧拙劣的董伯伯了...我不想香港再出現這樣的災難。

laulong 說...

能人政治同庸人政治,我情願前者。前者有見解,推行成敗機率縱使一半半,總好過庸人只會把政治搞得黯淡。

唐唐也非公務員系統出身,能有效帶領公務員也成疑問。即使典型公務員出身的煲呔,施政失誤下屬蝦碌滿目都是,主觀願望不符客觀事實常見。

我剛剛在母親家裏吃飯,看見電視上的唐唐答非所問,或者答咗等如冇答,是完全拙於詞令,我有理由懷疑他的智商!

至於你說的「一個人的民望﹐跟政治公關和傳媒的報導取態﹐有著很大的關連。」這我絕對認同,這在西式直選或間選必然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