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5日星期六

我家裏的桃姐

不是的,我父母從來沒大富大貴,那來僱用桃姐?其實那是我從未見過的三姨母,很疼惜我媽的長輩。

我媽的舊事,常在她口裏重複,而我是她最佳的聆聽者,但姨母為甚麽做了自梳女,我倒沒有問過,我想母親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只是我知道,姨母打工的,都是很顯赫的家族。

母親說姨母作了自梳女後,第二個服務的,就是廣生行創始人馮福田八姨太的家。那位人稱二姑娘的八房,就住在般含道 42 號未改建前的 2 樓。母親說姨母在馮家服務時曾弄傷腳,不能幹活,母親就由灣仔坐車到上環,然後沿長長的樓梯街走上堅道,再走到般含道馮家大宅幫忙。她說馮老爺很熱愛工作,八十多歲還上班視事。

至於姨母第三個服務的家庭就更顯赫了,那是周壽臣爵士的三姨太家,居處就在現今的壽臣山上。母親說服侍三姨太的工人眾多,吃飯時就坐了一大圍枱。

有一件舊事母親就常說的,那是五十年代初,香港正在戰後的復原期,經濟還很困難,要找一個職位實在不容易,那時我大媽生的哥哥想到九巴找份差事,卻因沒有具地位的推薦人而不能如願。母親知道後,就通過三姨母請周爵士幫忙,爸媽和三位哥姊到大宅拜訪,和藹的周爵士在推薦信上簽了名,大哥就覓得差事了。

母親說周爵士的三姨太跟姨母感情要好,那年頭就用二千元在齋堂買了個安老宿位,卻把姨母的名字也寫了進去。以周爵士的顯赫,他的妻妾又怎會需要這些呢?那明顯是主子對下人的眷顧了,只是姨母沒幾年就因心血管病辭世,沒有享受晚年安逸的福份了。


父親那年還當差,當年就駕著車往訪周爵士,私家車上 3008 的車牌現在不知落在誰家了。左邊是我大媽生的哥哥,前面站著我親姊,後面就是我三姨母。我爸媽在右邊,我哥還很小咯,很趣致的!
.
.
.
去年今日:民主黨的無力打造共和黨的光環
.

29 則留言:

卡臣 說...

主僕情誼,今天難尋。

laulong 說...

嗯,那年頭人與人真是交心的!

Ebenezer 說...

歳月無聲,人間有情。

laulong 說...

嗯,那是很好的詮釋 :)

熱血宅男 說...

張相同篇文好襯

laulong 說...

熱男:

你是指側邊的那張?嗯,是退色了的歲月!

Coffee 說...

校長樣子像媽媽多過像爸爸。

laulong 說...

係呀,很多人都這樣說。甚至我性格也像媽媽。

SKII 說...

你三姨母的故事,也可以拍成一部電影啊!

匿名 說...

主僕情誼 ,現今難得!

自由

新鮮人 說...

往日的點點滴滴令人難以忘懷,
若有興緻,
不失為一個很好的故事題材,
很有味道,
當然這是真的"歷史",
不只是故事!

火女 說...

很有紀念價值的照片呀!

Armadillo 說...

好珍貴嘅相片,我估應該起碼有半個世紀!伯母好時髦喎,直頭好似啲粵語片明星咁呀!

嘿嘿 說...

个个都几靓!

laulong 說...

S:

余生也晚,就是看不到三姨母,若不是,她會為我說很多故事。




小行:

沒有了,那種打住家工可以打一世的,都已消失了。




新鮮:

所以當母親向我訴說這些故事時,我是神馳的!




女女:

是呀,那年頭拍攝不易,這照片也該是周爵士家裏的人代拍罷!




Arma:

這照片該近六+年了。我媽年輕時很多人追的,我爸浪蕩不覊,聽說曾經宣言用警槍去對付情敵,結果奪得我媽歸!




嘿嘿:

很久沒見咯,你好嗎?

我爸媽和三位哥姊都稱得上靚人,到了接著的我對上個大佬,我和妹妹,就一蟹不如一蟹了 :(

l.minor 說...

很好的一張相一個故事,而家主僕關係,做主的只想用盡你,作僕的就只想攞盡你...

laulong 說...

所以真是那句:those were the good old days?

人心倒退了,是叫人歎惋的!

the inner space 說...

退了色的黑白照最珍貴!

laulong 說...

嗯,尤其有我最懷念的父親,和我最愛的母親 :)

匿名 說...

嘩!六十年前已經係有車階級,加上個絕靚車牌。。。校長果然駕勢!
Derek

laulong 說...

沒了,我父親未能逆境忍耐,最終沒有掌握人生機會,否則他可能位列五六十年代幾大探長之列。

他又不善理財,晚景就平凡了!

匿名 說...

富貴如浮雲,最緊要活得開心。。。能夠撫養出校長咁嘅人才,春風化雨,對社會貢獻咁大,比擁有億萬家財更值得自豪啦!
Derek

laulong 說...

謝謝你, Derek, 我是勉力而為,但有時遇到一些力不能及的事,一些誨之卻不能改的學生,也是沮喪的。

盡其在我,就是了。

五珍 (Jan Ng) 說...

感動﹗幾十年前的黑白照很有味道。

laulong 說...

嗯,就是那種泥黃歲月,常牽我心!

Haricot 微豆 說...

Hi Laulong, I have responded to the comments you posted on "柏樹冬青耐冰雪 / Strong Cedar".

BTW, is that a Morris Minor in the photo?

laulong 說...

對,戰後不久,人與人之間都份外珍惜!

至於那車,聽長輩說是飛行女神,那年頭的 Rolls-Royce.

余生也晚,先父最燦爛啲時候我是無緣得見。

Haricot 微豆 說...

The car could be a very classy Austin A40 Devon 4-door saloon produced 1947-1952.

http://en.wikipedia.org/wiki/Austin_A40_Devon

http://www.car-brochures.eu/austinbrochures.htm

戰後香港,沒有多人能夠擁有一部汽車,如您說,那是令尊的燦爛時代。

laulong 說...

該是了,那鬼面罩一樣呀,而年份也對!感謝你讓我更確切地知道先父多一點。

我媽常說父親放在床尾籐箱裏的錢就有幾萬元,那年頭可以買一個 no. 只可惜父親不善理財,嗜好又多,終於床頭金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