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8日星期一

不風花,不雪月

.

最近和網友們作了些討論,也放在這裏了。


回七十妹:



我不認為普選可以解決香港的管治問題,甚至可能把香港弄得更糟糕。

有普選理念就等同有治港能力?中間隔了成個海啊!你邏輯掂,應該知道。

至於更深入的道理嗎?太長篇了。我只可以說,當年我還在眾志堂啃報紙、打康樂棋時,我也像你們一樣,由衷地、甚至咬牙切齒地相信一人一票的選舉制度。但經過十年思考與觀察,我改變看法了。我也有在課堂上跟學生分析,嘿,由中二至中七大部分都 buy 喎!更有後來進了大學的舊生回來探望,說學生會的經歷驗證了我的看法。

我知道,在 blog 界的眾多年輕俊彥裏,我這種信念的老人家是異類,但正如屈原說:

亦余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悔!

更何況,十年思考,十年張望,我能背叛自己嗎?



回咪搞兄:



議會內也會打人的不文明事件.....只小事。

阿扁是選出來的,阿彌陀佛,台灣衰足八年。你們說:唔緊要吖,現在咪用選票趕佢落台咯!無錯,普選制度可以保證到有更替的可能,卻不能保證良好管治的可能。

白水暮東流,青山猶哭聲.....

選出來的阿扁的錯誤政策,無能管治令台灣人身受其創。有許多故事,有許多怨憤我們在這裏是聽不到的,但不表示這些不存在。正如布殊不理朝野反對,揮軍入侵伊拉克,迄今四千多名陣亡美軍家屬的哭聲我們也是聽不到的。

這是隔。我們並不體會普選政體庸碌管治所筆帶來的傷害!



回 c.m. 兄:



中產受惠,但草根受更多的惠。不過,這我都接受。

我也不是因為有人濫用綜援而不想交稅,只是情感上覺得好無理由,好反感。我當然知道在人性社會,這必見之惡一定存在!但政府有把好關嗎?有做好應做的事嗎?不要因為有保安、有醫療、有教育措施就理直氣壯向我收稅,個問題是,你們做得夠好嗎?

好,就算觀感難有客觀的尺,你不容許我主觀嗎?不許我罵?不許我有不想交稅的感覺嗎?

不想交和不去交是兩回事。正如不愛和離婚又是兩回事!



回篤撐弟:

我愧為人兄呀!

我記得兒時,即 60 年代,香港好窮,好像也沒有甚麼社會保障,但社會和諧,人人奮發。左鄰右里往往成了社會支援的角色,受助的人又不會永遠怠惰。相反,現在好多人想著食阿公,於是心安理得,生活鬥志蕩然無存!當然,社會不會走回頭路。但沒有社會安全網,社會就很不安全這論調未必站得住腳。

民主政制最能保障避免暴政出現嗎?要看暴政的定義,反過來我認為資訊流通,國際互動更是令暴政難以出現的原因!

你說的現象有些是可以從另一角度解釋的,所以我不打算逐個回應。

站在河水前面,你會見到河流湍急;站在高山上看河流,又是另一回事。看歷史就是站在高山上,假如你能夠走入去,你會發現唐宋元明的衰世,政冶民生比近代差劣十倍。

中共建政近 60 年,卻只穩定了 30年,能有現在的景況已是非凡成就。因為,她背負了過去近 140年的動盪與混亂!在世界歷史上,是罕見的呀!
.
.

46 則留言:

C.M. 說...

狼校長:

唏,到有資格交稅但唔想交稅咁個個都係架啦。

其實個情況同阿女交學費、公司出糧、比屋企家用一樣,呢d費用並唔係視乎阿女有冇讀好書(或老師有冇比心機教)、員工有冇做足100分、老婆阿媽有冇買足餸一樣,咁囉。

想唔想比一件事,比左做得好唔好又係另一件事。至於點解要比,或者比得順唔順氣又一件事。

所以我覺得你講得好啱架,唓,我都要話比自己聽我係唔想欠左人先至俾咋(不過唔多明你講客觀/主觀係指咩事囉... 比d提示丫...)

***********

關於民主呢,我個感受同你好似。(雖然我唔抗拒民主,但亦唔鍾意太冇民主)唔,等小弟得閑d再做下筆記先。

C.M. 說...

篤篤篤撐:

因為Hana果邊講稅,所以搬左過黎呢度。關於民主之好,我會建議先了解下民主政府既歷史:

大不列顛之海外擴張政策;
美國近代對外的戰爭(以及侵略行為);
印度之社會不公平狀況;
二戰德國、以及非洲各國民主監控的失效;
要留意所謂集權制的“中原”中國鮮有對外侵略(雖然多難),但民主國家反之不少侵略外國的行為(不但為難人,也為難自己)。

我的意思是,民主政制之簡短歷史不足證明民主之弊,更重要的是,一個民主政制需要什麼配套才能維持

留意經濟政策與人民參與程度、人民基本知識、法治意識與民主之關係... 很多時出現慘劇不是因為缺乏民主,而是因為缺乏法治意識。民主其中一個配套,是法治意識的普及。(又想問,法治究竟為何物?)

(Well,查實我都係摸索當中,歡迎賜教呀)

laulong 說...

小佚:

爺爺幫你執字。班叔叔好叻好好人架,你會學到好多嘢!

佚名 說...

這個說得太複雜了!先從因看,暫說一部分

我這樣的看政府遲遲未推出普選也有因:

一、不能操之過急

二、中央不太想香港攪政改,怕會引起內地分化活動加劇,令分化城市也想蠢蠢欲動。
但奈何中國與英國簽署的聯合聲明提及要香港50年不變。
及彭定康埋下的政改種子,導致中央不得不給予香港作政改!

三、香港人聲音之龐大,每每遊行足以傳遍世界各地,不得不推行政改!

亂up:p

佚名 說...

laulong爺爺:
爺爺幫你執字。班叔叔好叻好好人架,你會學到好多嘢!
-->謝謝爺爺^^~
還有很多方面看的普選,從西史、中文老師及長輩、社評中學得來的分析
但我很久沒有看報紙了:p
--------------------------
你們說到香港不能攪好"普選"
我不太認同!

始終香港是知識型社會,但有又是崇尚物質型社會,所以才會以至遇上阻制!

香港有廉政公署,雖仍有貪污,但不太嚴重!
我信香港人擁有明亮的眼睛!

只是政府做得不夠開放,害怕得罪中央,斷去水路!

但若政府願意多開設公開討論政制如何改革,吸納更多社會人士意見,必定事半功倍!

好的國家,是需要政府與人民的協定!
市民光抱著"政改"的理想,但政府不開放,又怎能將美夢成真呢?

F.E.L.I.X. 說...

wa ... 好深好深,睇唔明,唔識唔識 ...
我同一般冇文化冇要求既香港人一樣,有生活過,有錢用咁就夠啦,智識型社會又好,物質型社會又好,資本主義社會又好,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又好,反正咁多名都唔知佢係咩,俾我做我鐘意做既野,唔好黎管我,咁就萬事足勒。

C.M. 說...

佚名:

嘩,我覺得你講得好有道理播。不過唔太理解第一點,「不能操之過急」既意思(從邊個角度?)。

又,我都好同意香港已經「有條件」(搞好)「普選」架,不過,正如狼爺爺話齋,並未必代表可以改善管治。

另,希望我d廣東話火星文唔會影響你學習啦(BTW,阻滯)。

佚名 說...

c.m.:
嘩,我覺得你講得好有道理播。不過唔太理解第一點,「不能操之過急」既意思(從邊個角度?)。

--->最初市民要求2012年實行普選,會太過急進!當時是2007年,只有6年時間,一下子就實行,不可!沒有成熟的架構,這樣的新政府會很快崩潰!

--->但話雖如此,不代表把時間定於2017會好,若果政府「無心攪好」普選政制,那管10年100年也是弄不出好成績!

又,我都好同意香港已經「有條件」(搞好)「普選」架,不過,正如狼爺爺話齋,並未必代表可以改善管治。

-->上面已經簡略說了^^

另,希望我d廣東話火星文唔會影響你學習啦(BTW,阻滯)。
-->不會啦^^

我一時口語,一時書面語:p

佚名 說...

felix:
wa ... 好深好深,睇唔明,唔識唔識 ...
我同一般冇文化冇要求既香港人一樣,有生活過,有錢用咁就夠啦,智識型社會又好,物質型社會又好,資本主義社會又好,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又好,反正咁多名都唔知佢係咩,俾我做我鐘意做既野,唔好黎管我,咁就萬事足勒。
-->我只是紙上談兵,我無登記做選民,年年要去投票好鬼煩
但政府攪唔好,荷包就無水!

匿名 說...

Norman,畢業二十多年了,世情真的變化很多.人心是怎樣形成的呢?是甚麼人,是甚麼群體打造了當前環境?

政治是一雙翻雲覆雨的手,對歷史有深刻認識的人一定會知道.

哈哈,你的火燒雲真的熊熊如烈火,更想開開眼界,你送給別人的那幅!

Singer/ 歌手 說...

TO ALL

政治是一雙翻雲覆雨的手,對歷史有深刻認識的人一定會知道.

<---我對歷史沒有深刻認識. 但我倒贊同政治翻雲覆雨.
甚麼時候有甚麼政策, 很在乎執政者的思維的方向. 民調可以是做出來的, 有關研究也可以是做出來的. 換了執政者, 政策可以改得南轅北轍.

普選出的的執政者可以代表選民意願? 這是理念而已. 執政者的面目隨時可以改變啊!

我對這個課題認識不深, 沒有很有深度的意見.

laulong 說...

c.m.兄:

我同阿女的關係,該不同於我和政府的關係。後者是權利與義務的契約關係,我不喜歡這政府,這國家,可以選擇離開、移民、公民抗命、甚至革命!

政府不能自以為大晒,做得唔好就要檢討,甚至罪己,鞠躬下台!

當然,好唔好的衡量又好鬼複雜!

冇,客觀上我要交稅,主觀上我比得唔甘心啫!

laulong 說...

c.m.兄:

>>民主政制之簡短歷史不足證明民主之弊...

也可以說成:不足證明民主之利?

但更基礎的問題,應該是對民主一詞的理解。釐清了內容才可進一步分析,否則南轅北轍,盲俠對盲俠!

我倒認同法治的作用和重要性,而法治與普選(大部分人等同的民主)可以毫不相干!

laulong 說...

小佚:

中英聯合聲明、彭定康政改方案一直發揮作用。

至於普選就是終極的政治香格里拉,你爺爺並不認同。問題是普選根本不是產生人才的方法。

想想中間的道理!

laulong 說...

Felix:

不要緊,你的也是一種生活態度。社會很自由,生活內容和希冀也多元化啊!

laulong 說...

吾兄:

你當然剔透。政治是一雙翻雲覆雨的手!哈哈,有更多的人是借民主,普選之名而上下其手呢!

不過,公道點說,有普冇普,人性都有離譜的地方。

會貼那照片嗎?看著辦!

哈哈,即係無講!

laulong 說...

歌手:

其實你也說出了一些真象。

我咪比人呃過咯,對上一次區會選舉,獨立民主派候選人猛開支票,我咪支持咯,点知佢當選後即刻變臉!

妖,我都好少咁樣比人呃!

Singer/ 歌手 說...

to laulong

你爺爺並不認同。問題是普選根本不是產生人才的方法。

<---插咀
沒有制度可以絕對地產生人才啊, 對不對?

若視普選為在本港的政治氣候下, 一個較為合乎市民期望的一個較有可能選拔人才的方法, 可以嗎?

佚名 說...

laulong爺爺:
中英聯合聲明、彭定康政改方案一直發揮作用。
至於普選就是終極的政治香格里拉,你爺爺並不認同。問題是普選根本不是產生人才的方法。
想想中間的道理!
==>
普選是由人民去選政治班子的途徑

至於是否能成功,也要按實制情況而看

有好的政治家,沒有人投他一票,也是作費!

有熱心參與的市民,但沒有賢能的政治家,也是作費!

談到選舉拉票時,有些政治家抱有從政理想,說了偉大或迷人的政治動向,令市民紛紛投他一票

但市民沒有想過政治家提出的只想"想法"不一定能兌現成功!

而且傳媒會譽論之巨力,政治家一不小心"行錯左",聲音便一傳十,十傳百,令市民心為之動搖,再好的計劃也會將會陷入告吹狀態,市民慢慢地會認為政府無心弄好政治。

要知道!好的國家需要人民的參與,如伯樂需有賞識之人一樣。

所以市民不應光抱怨政府無力!

民意是聲音會傳到政府耳中!

而政府的耳朵不能只用來聽!聲音聽了就要行動!不行動市民那知政府是否有心弄好政治呢?

但總括而言,香港的政治架構並不成熟!與中國攪奧運作對比就可知,決斷力不夠!應學中國剛中帶柔,柔中帶剛去實行計劃!

但港政府總是給人一種畏首畏尾感覺!

只說了部分想法:p

laulong 說...

歌手:

>>沒有制度可以絕對地產生人才

可參考星加坡與中國培訓官員的方法。


>>較為合乎市民期望

這話很動聽,但很含混粗糙。怎樣收集?怎樣釐清?怎樣驗證?

laulong 說...

小佚:

不錯,兩者都不能或缺!

港英時期,殖民政府的頭頭負責決策,公務員只執行。到了今日,要這班執行者做埋決策,咪死囉!

佚名 說...

爺爺:
不錯,兩者都不能或缺!

港英時期,殖民政府的頭頭負責決策,公務員只執行。到了今日,要這班執行者做埋決策,咪死囉!
-->所以呢~呢個topic係複雜既~~
我寫既只係表面野,講左等於無講:P

海火火女 說...

>>......政治是一雙翻雲覆雨的手!哈哈,有更多的人是借民主,普選之名而上下其手呢!

實在有太多人(政治家?!)混水摸魚!
我樓下個屋邨議員由「民主」變為「民建」,又如何?!

永遠沒完沒了的一個話題!

佚名 說...

火女:
實在有太多人(政治家?!)混水摸魚!
我樓下個屋邨議員由「民主」變為「民建」,又如何?!

永遠沒完沒了的一個話題!
-->所以我唔會做選民,都無人岩揀...唔投好過投,但唔想做棄票,所以就唔做選民

Singer/ 歌手 說...

TO佚名

我樓下個屋邨議員由「民主」變為「民建」,又如何?!

<---嗰個屋邨議員好勁啊~~~

佚名 說...

歌手:
我樓下個屋邨議員由「民主」變為「民建」,又如何?!

<---嗰個屋邨議員好勁啊~~~
-->「民建」比較識做,向市民所急著手,尤其我居住那區,老人家多,壟絡老人家的票就勝了一半!爭取老人福利最第一阿頭,老人家旅行、聚會、粵劇、禮物、生果金...等等
年輕的也跟著去投票,但我不是說這「民建」對老人家好是別有用心,因為他在其他方面也有顧及。

篤篤篤撐 說...

c.m 兄

今日先睇到你既留言, 多謝賜教,
我明白你所指的東西, 我都在學習中

或者,e+所講既民主社會有好多混淆既概念
70年前、50年前既西方民主同e+已經好唔同
凡或者, 應該用open society 可能比較接近我地所指既現代社會吧。

不過有兩點可以分享:
1.民主社會不代表不會發動侵略, 關鍵是國家的概念。一旦有國家的存在, 在爭奪資源和生存空間的前提下, 戰爭同侵略是不可避免的。但在民主社會, 政府的行為是相對受更多約制。
2. 集權制的“中原”中國鮮有對外侵略....這是中國傳統史學家及部入漢學者的睇法。2於我而言, 這是非常奇怪的結論: 西藏自明清才入版圖, 之前是吐蕃(中間發生了什麼事 ?)
新彊之所以為新, 是因為以前為回紇, 經多次平亂而得, 是故名之新彊~~~擺明車馬係侵略la。至於其它藩屬國, 如果對中原有不臣之心, 亦一樣要捱打...
中國之所以滿足於中原, 主要因為地理關係, 仍成難以向外侵略, 而且本身資源亦較鄰國豐富....

eee...離左題了
”一個民主政制需要什麼配套才能維持。”
十分同意,於我而言, 民主政制是生產力發展既某一階段既必然產物。它必須在保障私有產權、多元包容及具有強大既中產階級社會才可實施....

關於open society, 可參考karl propper 既open society and it's society,
至於德國人點解會放棄民主支持nazi, 可以參看eric fromm既 escape from freedom

(兩本書 都係幾十年前睇落, 如有錯漏, 指正ar~~)

篤篤篤撐 說...

laulong 兄

多謝你比我個名出現tim...
kakakaka

laulong 說...

女女,小佚,歌手:

政治只是永遠的利益追逐,政客只是奪逐骨頭的狗而已!變臉,濕溼碎喇!

所以每當他們諷人 [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我都失笑!

laulong 說...

嘩,篤撑,你講得好有深度!

其實,你會唔會比我更早畢業,我要叫你師兄?

不過,就算我大過你,你的識見足為我師,請受小弟一拜!

佚名 說...

爺爺:
政治只是永遠的利益追逐,政客只是奪逐骨頭的狗而已!變臉,濕溼碎喇!

所以每當他們諷人 [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我都失笑!

-->但要知道今時今日已不能強政勵治統治社會!
要以柔制剛,剛中帶柔!
否則只會引起抗議!政府只顧壟絡中央,只顧做利己事,是不能了!
如曾生行環保,取悅了港人
但求貧,扶老之力就不足,怨聲怎能平伏!
談到最近汽油問題...唉~...藉口多多,做就最實制!不能做到急市民所急!

C.M. 說...

篤篤篤撐及狼校長:

謝謝賜教,小弟獲益良多。你倆的意思,小弟也甚同意(昨今因事廢食,現只能留下寥寥數字,請諒。明日再來。)

laulong 說...

小佚:

管理班子只顧為自己撈政治本錢,根本不是真正的急民之所急!

Singer/ 歌手 說...

政治只是永遠的利益追逐,政客只是奪逐骨頭的狗而已!變臉,濕溼碎喇!

<---agree.
高官更加是追逐骨頭的狗.
高官, 做一陣之嘛, 幾年又落台, 幾年又post out...諗d 野從來都唔長遠.

C.M. 說...

狼校長:

(終於比較有空)

我之前說交學費、出糧等的意思,不單說關係(其實關係雖不一樣,但性質都是契約,就算與子女的都可以說是契約,不過還對於大部分人加添了包含血緣和傳統的約束力)你同樣可以掉下子女,也同樣可以離開社會、國家。你認為呢?

而且,我所說的重點其實是,任何政府施政**之前**,都需要稅收支持,不論施政效果如何,都是收稅

倘若假定現時政府按照你過去一年的收入來納稅的原則,這個原則便正如你與學校工作一樣,你先工作,按照你的工作發工資給你一樣。

這樣可以留意到,你此刻所能享受 (eligible)但縱使沒有享受到(forfeited) 的福利,其實已經包括施政裏面,也就是說,現有的福利,正是現在未納稅但政府先替你預支了的。

因此,若說你覺得施政不好而拒絕交稅,情感上,我與你相同。所以我也跟冰冰說,我不想欠了這個政府。

******************

而你說可以離開、移民、公民抗命、甚至革命。當然可以。(套用子女,亦同樣可以因為子女不仁不義而與之斷絕關係)每個人也「可以」去尋找自己的理想。但容我一問:你現在有這樣做嗎?

我這個提問不是責難,而是若你的答案是「沒有」,那便可間接證明任何人都正在享受政府所提供的福利和條件。因為,你現有的,正正是這個政府所維持的環境、福利所提供的。你所得的,並非白白單憑一己之力所得的。稅收的大部分,是maintenance according to preset rules and laws,不是開發新項目的。(又,你認為法治重要嗎?公務員廉潔重要嗎?)

而我,坦白說,不是打算這裡說服你要像我一樣想,或覺得誰人主觀客觀。我只是企圖寫出、理清自己的感受罷。

******************

>>也可以說成:不足證明民主之利?

哈哈,小弟筆誤,多謝指正。

******************

>>更基礎的問題,應該是對民主一詞的理解。釐清了內容才可進一步分析,否則南轅北轍,盲俠對盲俠!

非常同意。

C.M. 說...

篤篤篤撐:

哈,你說的比我的胡言亂語有深度多了。

1. 一旦有國家的存在, 在爭奪資源和生存空間的前提下, 戰爭同侵略是不可避免的。但在民主社會, 政府的行為是相對受更多約制。

不過「似乎」很顯然,這種制約,只是制約內部,但不能制約自己國家對於資源和生存空間的爭奪。

2. 於我而言, 這是非常奇怪的結論: 西藏自明清才入版圖, ......~~~擺明車馬係侵略la。至於其它藩屬國, 如果對中原有不臣之心, 亦一樣要捱打......而且本身資源亦較鄰國豐富

哈哈,所以小弟才強調「中原」二字。不過,你說的很正確。

我之前的用意,只是企圖以某種「西方」形式的「民主政制是世界和平的保證」(小Bush最近指出)的論點來向你示威的。嘿,原來你已經這麼透徹,失敬失敬。

>>於我而言, 民主政制是生產力發展既某一階段既必然產物。它必須在保障私有產權、多元包容及具有強大既中產階級社會才可實施....

嘩!好開心。那便說我的方向有人支持了(Well,小弟從Mobility的方向了解的,曾記下數篇筆記)

Karl Popper乃近日歌德兄所曾提示過的...嗯,多謝你的建議。

至於Erich Fromm的研究,似乎正正指出,民主機制,其實有其監察的漏洞,尤其當(一個國家)出現困境/危難的時候...咦,那是否小弟於「自思民主」系列中強調的「民主制度,不能共患難,只能共富貴。」這種想法獲得多少支持?(雖然我說的是承擔,而Fromm說的是自由)

嗯,多謝多謝!

C.M. 說...

狼校長,

佚名好像很年輕...嗯,真的後生可畏。

佚名 說...

爺爺:
管理班子只顧為自己撈政治本錢,根本不是真正的急民之所急!
-->是,政治本來就是黑暗,外表裝作光明,這個我知,但他們可以多多向溫總學習。


歌手:
政治只是永遠的利益追逐,政客只是奪逐骨頭的狗而已!變臉,濕溼碎喇!
<---agree.
高官更加是追逐骨頭的狗.
高官, 做一陣之嘛, 幾年又落台, 幾年又post out...諗d 野從來都唔長遠.

-->幾年就落台唔代表可以馬虎了事,咁樣最終都係損人不利己。
要長遠看,要為可見將來鋪路。
中學老師所說"可持續發展"問題!

佚名 說...

c.m.:
你們談到「稅」問題,我這樣地看:

銷售稅是必要的!
因為現時的稅機的確很狹窄,薪奉稅、利得稅...等等稅收只是在經濟好時才風光!
重看97就可以知道!當時政府「財政」陷入於一片苦海中,庫房赤字年年!
所以銷售稅某程度上是能擴大稅機的方法!

但正如你們所說:我們也著眼於---政府稅究竟有沒有好好利用「稅收」這個問題?

我們都不想看著我們所付的錢"倒落咸水海",而這個問題就要由政府與市民再重詳相議了。

講完:P

佚名 說...

c.m.
佚名好像很年輕...嗯,真的後生可畏。

-->^^0...誇獎了

篤篤篤撐 說...

laulong兄,
我係馬臨年代, 你...好似係李卓敏年代
你先係大師兄...

你唔好笑我LA
我D 政治見識係得O甘多貨
再講, 我就見底了
(當年GPA101, 我都係出貓先合格咋)

篤篤篤撐 說...

c.m 兄
有你補充我d胡言亂語,
我先唔洗出醜....

你地先有料到ar~~~

海火火女 說...

>>高官更加是追逐骨頭的狗.
高官, 做一陣之嘛, 幾年又落台, 幾年又post out...諗d 野從來都唔長遠.

這個就是政治有趣的原因吧!

小佚年紀輕輕, 都幾叻喎!

佚名 說...

火女:
>>高官更加是追逐骨頭的狗.
高官, 做一陣之嘛, 幾年又落台, 幾年又post out...諗d 野從來都唔長遠.

這個就是政治有趣的原因吧!

小佚年紀輕輕, 都幾叻喎!

-->火女又誇獎了我><...我太理想化政治就真!!

laulong 說...

c.m. 兄:

血緣重要!要移民,你會心滿意足,興高采烈;同嫡親擊掌斷絕關係,我會痛死!

維持社會運作,需財。社會組成,政府建立就好像合作社一樣,要收會費,好正常,但做嘢那班人唔掂,我咪呻咯,甚至可以威脅唔交費,要求撤換,又或者脫會唔再玩。

政府收我稅,同我返完一個月工收薪金不類同!該同合作社收會費類同!

問題在,受僱打理合作社的人當自己是主人了,高傲自大,過份使用權力,公器私用,不恤民情,施政混亂,我交會費咪交得唔順咯!

laulong 說...

篤撐兄:

我入中大嗰年,李卓敏好似剛落任。所以我同你分分鐘喺范記前後脚排隊買叉燒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