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8日星期一

我又何曾有這樣的權利



也是莾山行的紀事。遊丹霞便江那天真熱,鐵殼船在江上行駛時迎來的風也不多,很燠熱的三伏天氣。雖說丹霞地貌添了聲價,但便江其實並不美,水色很深,甚至有點濁。江上不時浮來一叢叢水生植物,同行的前輩說那是豬乸菜。那圓兜形的綠葉我是有點印象的,但那葉叢上的紫花卻也平生首見。很想拍下那些花,但船在航行中,相機的焦距也太短了,未能如願。

船在日午泊到江邊一間食店,吃了中飯,便在水湄處蹓躂,卻給我發現近岸處有一叢開了花的。那紫色的花也美,怎麼卻有這個粗俗的名字?

我走近水湄,盡量伸出手挪動身體去取景,但始終沒辦法取得一個好角度。我忽然想把花折下來,拿到岸上慢慢拍攝。當我在花梗上用力時,卻發現那梗很靱,像在抗拒我的摧折。我停下手了,真的,我又有甚麼權利去毀掉這花的生機?

最終我只用最普通的角度,在毫無層次的日午陽光下拍下了這花。美還是不美,就由花自己去訴說罷!我只是個毫不相干的人,憑甚麼可以把它折下來,只為了成全我自以為它的美?


後誌:原來花名鳳眼藍,又叫布袋蓮。謝謝提醒,妳從來是箇中專家!
.

20 則留言:

Carrie 說...

好喜歡!

laulong 說...

Carrie:

喜歡花?喜歡文?唔理喇,一併向你致謝。

the8 說...

喜歡你的最後決定!

記你一個優點!

嘿嘿 說...

喔噢!大哥,水边的野花也一样不能采!

哈哈哈~~~

laulong 說...

the8:

老師,你前後已記了我兩個優點喇,攞多個就可以轉為小功,好會努力架喇 :)




嘿嘿大哥:

水边野花仲難採,一失足就水浸眼尾,想全身而退就更難了,明白,明白,小弟謹記,謹記!

HollyCow 說...

負責任男人的深心感受!作為一個女人,站在花的角度來看,或許,她祈望欣賞她的這人帶她回家,擁有她,直到她老死。

laulong 說...

嗯,對的,把花抱在懷裏,是他擁有了花,也是花擁有了他。最好能在悠久的相存後,在一個明月夜,在氤氳的桂花香氣下,相擁而去。

HollyCow 說...

就是就是........

SKII 說...

這幅也很美,我也喜歡你最後的決定...雖然又對“樓上”HollyCow 的想法有同感...女人,就係咁矛盾!

laulong 說...

SKII:

謝謝讚賞。讓自己喜歡的人去愛,何其幸福,縱使生命的所有都賦予他了,卻正是人生最大的得了!

佛爺 說...

校長:

我從不賞花,但這篇文和它的意見,卻很有意思!

Ebenezer 說...

有花堪折直須折呀,hehe^^

laulong 說...

佛爺:

你賞的是另一種花嘛,人間艶色 ^^




Eben:

今次唔折咯,唔忍心。折咗又唔係長加親炙,若是,則堪折須折呀!

嘿嘿 說...

Eben,

不一定啦,那句话也有此隐喻:花不堪折也莫須折呀!

嘿嘿嘿~~~ 朗兄不肯(不惜)沦落为摧花手!

不忍辣手摧花啊!

哈哈哈哈哈~~~~~


laulong 說...

哈哈,花係用黎鍚、用黎呵嘅,唔係用黎摧架嘛!

只要係靚花,我都惜架!

巴黎旅客 Voyageuse de Paris 說...

世間應有懂得你的人,
像花
生於大自然...

laulong 說...

巴黎:

知音者,我也是這樣想望!

匿名 說...

這叫水蒲蓮, 係要喺水度漂浮咁先至靚, 摘咗反而好平凡.

laulong 說...

對,它來自那裏,那裏就是它最合適之處!

laulong 說...

對,它來自那裏,那裏就是它最合適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