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6日星期三

下一站

只是偶然的同途人,我與她間中在巴士遇上。她愛穿裙子,臉上薄施脂粉,手裏常拿著一支樽裝水,戴著耳機,永遠是一派優美與悠然。

也許是因為途程短暫,她只四個站便下車,所以就算有位子,她都很少坐,她愛站在司機位較後的過道,手枕在扶欄上,一邊聽耳機,一邊看窗外的物事。

有一次,她罕有地坐了,就在我斜對面,搖幌的車廂帶動一次目光流轉,我竟與她凝望了兩秒。是兩秒罷,就各自把視線移開了。再有一次,她上車後,正好坐在那組面對面座位的一邊,我就在對面,她橫了身子,腿擱垂在過道的空間上,那褐色的平底鞋微微幌動,很是好看。

就那一次,巴士到了她的第四個站,她卻還不下車。我覺得奇怪,是她要到更遠的地方嗎?車在窄窄的道上續走了百多米,到了下一個站,她才下車。

打後我在車上碰見她,她都在較後一個站下車。有幾次我改乘另一號線,卻車站相同的巴士,我在上層,而她也恰巧上了這車的下層,卻又如常坐四個站便下車了。

是她見我在了,願意多陪我一個站嗎?還是過去的都是巧合?

就讓我想象是前者罷,一個從沒有對話的觸碰,一道寂然無聲的邂逅,是她以優美去酬賜我的平庸,我怎能不心存感謝!


後記:多謝牛牛的點題,很動聽亮麗的〈漣漪〉:

.
.
.
去年今日:來自甘乃威議員的通識
.

33 則留言:

Armadillo 說...

百世修來同船渡!呢就係緣分嘞,繼續努力!

Ebenezer 說...

你你你....咪就係俾我猜中晒囉!!!

你仲唔係百無聊賴,連搭巴士都好想去昅女??!!

C.M. 說...

嘿!!不爽不爽!

Go go go!


或者...... 佢係網上認得你卦。=p

佛爺 說...

她橫了身子,腿擱垂在過道的空間上,.....

校長:

可能她側身向著你,心懷面向你。

你應該想,過去,不是巧合,是她對你心靈的撫慰與眷顧!

laulong 說...

Armadillo:

同船渡?我曾以此為喻感悼一段情之逝,現在不無感慨!




Eben:

喂坐車唔女,有乜好做?我又唔打機又唔上網,唔通真係協埋眼念佛經咩?




CM:

Go 鬼 go 馬咩,我自己知自己事,我哩啲生命經歷負資產,都費事累人咯!

至於博友,好似你地咁好嘅係有,但唔順我超嘅都唔少,見到我就同我打交多啲咯!




佛爺:

唉,唔會過去喇,若果佢真係紆尊垂青嘅,就由佢保持個好少少嘅印象咯。我一過去,熔爛嘅真象即刻現形,對佢對我都冇癮!

HollyCow 說...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bjg1joxvhw
幾分鐘的約會 - 陳百強

laulong 說...

謝謝牛牛!

SKII 說...

哈哈,樓上的 HollyCow and 校長,
我今日行去乘車返家途中,就係想起呢首歌:
幾分鐘的約會 - 陳百強

重有首英文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R9ayYrQ5Kc&feature=rec-LGOUT-exp_stronger_r2-2r-4-HM

一路行,重一路諗好唔唔寫個 blog 將呢兩首歌放埋一齊!!

laulong 說...

SKII:

這就是腦電波相通喇,我的「下一站」令牛牛想起「幾分鐘的約會」,你返家途中又想起此歌,是思維的互相激盪呀!有趣,你還會寫有關的貼文嗎?

Ebenezer 說...

SKII:

寫啦寫啦,用校長做主角,寫個感人肺腑嘅故事出嚟,去襯托下呢兩首歌,一定超正!!

laulong 說...

oh, Eben, 我做主角會老咗啲噃,我自說自話就冇乜所謂啫,要別人寫,梗係揾個後生啲架喇!

SKII 說...

我想文我是會貼的,但作唔出一個故仔喎,等我收返埋呢兩首歌,諗諗先...

嘿嘿 說...

怎么没听见您的心在扑扑跳?脸儿充血吗?

邂逅? 哈哈哈~

HoLLyCoW 說...

哈哈!
千里傳音 --- 千里傳情

詩白爾 說...

哈~校長變成十月芥菜。

校長,你快D將右手面果張「犀利哥」相曬出黎,係後面寫幾句詩,下次襯人地唔覺就「跌」落人地衫袋度。

嘩~幾瀟啊!

laulong 說...

哇,好想快啲回,但幾分鐘之內回唔晒,快打鐘喇,午膳餘暇再敍。

HollyCow 說...

專心上堂!午膳再發姣吧!哈哈!
應再送首"蓮漪"給你。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cOW-IAEuO0&feature=fvsr

laulong 說...

SKII:

無妨呀,有興致才寫!




嘿嘿:

冇呀,冇扑跳,冇充血呀!我是老皮老肉橡膠心喇,何況我自慚形穢,怎敢向前呢?




牛牛:

貼了你點題的〈漣漪〉,謝謝。

至於發姣,不會喇,我發霉就叻晒咯!




小詩:

十月多事之秋呀,雙十喇,十一喇,十月圍城,十月股災,仲有你說的十月芥菜…

但我唔會喇,幾廿歲人,講出嚟咪嚇親佢?都係保持距離,甜吓發吓夢算咯!

自由行 說...

校長:

諗還諗, 記住唔好流口水呀!!

laulong 說...

haha, 點會呢?你師傅道行深湛,直頭視如不視,不視如視,如我刻意,早坐下層去了!

嘿嘿 說...

“如我刻意,早坐下層去了! ”

或者是,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哈哈哈~

laulong 說...

kekee, 坐上層又真係好風景架架,huh 我幾想佢移她的小步上黎哩,係嘅話,我把吃著的叉燒餐包送她一半,呵呵呵!

巴黎旅客 Voyageuse de Paris 說...

那短暫兩秒
若有似無
很細膩的交流....

laulong 說...

嗯,若有似無,很貼切的形容呀!

the inner space 說...

還是淡的比激的好!

laulong 說...

Inner, 淡而久遠,確是好的!

the inner space 說...

餘韻猶在!

laulong 說...

只是伊人已渺!

火女 說...

一件簡單的「月及」女事件, 都可以被爸爸你用文字修飾得如此浪漫!

各位女網友, 天身條件不用太高, 原來每日扮得靚靚去返工, 真係會有人欣賞而且覺得賞心悅目架~!

共勉!

laulong 說...

女女,不錯,裝扮吓,悅己又悅人,可惜你網爸太老喇,唔係都執正啲咯!

Jessica Chan 說...

巴士情緣,有那些年的感覺呀!

laulong 說...

Jessica:

我係最鬼冇用嗰個,自慚形穢咯,始終提唔起勇氣去結識佢,結果讓她消失在人海茫茫裏,再也見不著了,唉~~~

laulong 說...

可可,那是早已放下了的感覺,文章寫在 2010年的 10月。

2012年,我是當時已「茫」然,原來世界上最漂亮美麗的,就在我旁邊,我卻渾然失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