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31日星期日

祟慶

星期五晚上回崇基,參加了院慶的重頭節目千人宴。嶺南體育館足球場上筵開百多席,算是熱鬧,但我感覺不及我還在唸書的時候,那時的席數好像更多。

闊別多年,體育館的設施改善了不少,球場上綠草如茵,在這裏踢球該比以前好多了。也碰到以前一起修足球的同學,讀商管的還是一臉精明,對話不多,但有很真誠的摟肩拍背,近三十年了才一見,那感覺真暢快。

是的,古人視六十年為一個甲子,一個循環,那麽三十年就是一半歷程了。這幾十年,個人是小世界的起與伏,國家是大世界的憂與榮,也真紛然沓然。瞬間江湖,再見時大家都平安,那就最好不過了。

我們的那席,多是80年畢業的,也有81年畢業的。裏面有幾個博士,更有遠自北京回來,編寫〈赤壁〉與〈孔子〉劇本的師兄陳汗。同學少年多不賤,五陵衣馬自輕肥,他們都成就斐然。但數十年前建立的深厚友情,我縱寒傖,在這夜的涼風裏,卻只有暖暖的感覺。

席間自然少不了表演,今天的師弟妹也自不同了,台上盡多流行的 Rap 歌勁舞,真是活力無限。潮流差異,世代差異,可真是不可抗拒,也是毋須抗拒的現實:


.

10 則留言:

篤篤篤撐 說...

千人宴, 都係祟基最好氣氛

eric 說...

潮流雖然有差異,但我相信大家都是活力無限的。

laulong 說...

篤篤:

那是我們的優良傳統呀 :)




Eric:

那年頭是啊,只是表達的方式不同。

忽然想起,後之視今,亦如今之視昔,現在看來,我初進大學時對很多東西還是掌握生澀而有誤呢!

Ebenezer 說...

好羨慕你與母校的感情如此的好:)

Armadillo 說...

自從畢業之後,都好少返中大喇。大學俾我嘅感覺,始終係似職業訓練所多。尤其是睇到而家大學生,更加提唔起興趣返去行吓!

laulong 說...

Eben:

我也只是一年回去一兩次罷了。唉,那畢竟是過眼雲煙!




Arma:

我明嘅!其實我也不無感慨!

佛爺 說...

校長:

睇得我好感動!好有人情味!

laulong 說...

佛爺:

甚麼都虛幻而不真實,很多我們渴望的東西都可有可無,唯情最是。

巴黎旅客 Voyageuse de Paris 說...

母校同學巳各散東西....

laulong 說...

嗯,巴黎,人生聚散常如此!